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見貓張來寶鄭晴全文閱讀

見貓張來寶鄭晴全文閱讀

2020-04-02 17:24:17   編輯:覓波
  • 見貓 見貓

    我背上長著一根草,師父說,這草叫貓草,是各種靈貓的糧食。我背著這些貓,解決各種鬼怪,在學校里遇到了各種美女,然后,幫助她們解決各種問題。

    方大直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見貓》 小說介紹

我背上長著一根草,師父說,這草叫貓草,是各種靈貓的糧食。  我背著這些貓,解決各種鬼怪,在學校里遇到了各種美女,然后,幫助她們解決各種問題。

獨家新書《見貓》由著名作者方大直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張來寶鄭晴,書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講述我背上長著一根草,師父說,這草叫貓草,是各種靈貓的糧食。 我背著這些貓,解決各種鬼怪,在學校里遇到了各種美女,然后,幫助她們解決各種問題。

《見貓》 第4章:失子 免費試讀

這個蒼老卻中氣十足聲音再度響起:“辛苦了,多謝。”

辛苦了這句話還能理解,可是多謝又該怎么解釋,看來這應該就是那位不甚拎清的背貓先生。

黃娟子硬著頭皮說道:“請先生救救我兒子吧。”

那聲音卻帶著一絲好奇道:“你好像很怕我。”

“沒,沒有。”

“你為什么會怕我呢?”

“真的沒有。”黃娟子強撐著道。

“那你抬起頭來看看我。”

“……”

不會吧,這個老頭不得有些不拎清,還有可以是個老不正經。

“你若是不看我,我便不給你兒子治病。我就在你身后,你現在就轉頭來看我呀。”

黃娟子只得轉頭看向那聲音的主人,一見之下,惡感頓消。

這哪里是什么背貓先生?分明是個仙風道骨的老頭,穿著的是一身藍布長衫,頭發很長,一半白了,梳得很整齊,胡子也很長,但是卻打理得很好,看上去干凈又清爽。

可以說,這背貓先生比起這十里八鄉全部的老頭,都要精神得多,就是比城里人也絲毫不差。

可是這樣一個老頭,卻為何要在這荒蕪的村子里一住就是幾十年呢?

“行了,你既然把孩子帶來了,放下孩子,你回去吧。”

這句話讓黃娟子頓時大吃一驚,這是什么意思?

“可是你還沒給我兒子看病呢。”

“病,你看你兒子有什么病嗎?”

這時候黃娟子懷里的張來寶竟然要下地,看他雙眼有神,根本不像神智不清的樣子。

她試著將張來寶放到地上,卻見張來寶一溜煙地跑向一只貓兒,又是抱又是摟,似乎十分喜愛。

“他的病,好了?”黃娟子只感覺一切都這么夢幻一般。

“只是暫時的,還會復發。”

“那什么時候復發?”

“離開這村子便會復發。”

黃娟子思索了一下,突然大怒道:“好啊,背貓先生,是不是你給我兒子下的蠱,讓我兒子背上長草,你的目的便是要將他留在這村子里,是嗎?”

背貓先生似乎根本不惱,笑呵呵地說道:“我的確是要把你兒子留在村里,只不過你兒子背上長的草,卻真和我沒關系,我這是救他,卻不是害他。”

“呸,好壞都讓你一人說了,我就不該信你。”黃娟子拽著張來寶便往村外走。

背貓先生卻也不擋著,反而笑呵呵地望著他們離開。

張來寶一路走一路回頭,嘴里不停念叨道:“貓兒呢,我要跟貓兒玩。”

“聽話,跟媽回家。”黃娟子的手緊握著孩子的小手,快步走著,幾乎是一步一拽地將孩子拖到了村口。

這村口有一棵棗樹,樣子長得卻和自家院里的那棵棗樹長得有些相像。

若是仔細看,這棵棗樹還真跟黃娟子家院里的那棵長得一模一樣。

就算是一奶同胞的雙胞胎,也不可能長得這長相像。

走過這棵棗樹的時候,樹上飛起一只老鴉來。老鴉撲楞著兩下翅膀,哇哇叫了兩聲。

黃娟子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就這時,張來寶突然說道:“媽,我冷。”

“這大太陽地的,冷什么冷。”黃娟子以為孩子撒嬌,想要再玩一會兒。

可是一低頭,卻見孩子面色發白,嘴唇青紫,渾身哆嗦起來。

孩子的背上,一棵草瘋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孩子穿的挎籃背心里伸出枝葉來。

孩子身子突然一軟,整個人便往前仆倒。黃娟子大驚,抱起兒子便往村里沖去。

這時候背貓先生正坐在樟樹底下的石桌邊上,手里拿著一支旱煙袋,美滋滋地吸了一口。他似乎篤定黃娟子會回來,一見黃娟子回來,他笑呵呵地說道:“我就說你走不出這村子,你偏不信。”

黃娟子本來想發火的,但是現在背貓先生卻似乎吃定自己了,自己為了孩子,卻不得不聽他的話。

“你也不要多想,我真的是為了這個孩子好。這么說吧,你的兒子,和我有緣,我打算收他作徒弟。”背貓先生道。

“你不會是想讓我兒子給你養終老吧?”

“你說對了,倒真有這個意思,只不過我也并不白讓他養,我教他本事。”

“他正是上學的年紀,求求你放過他啊。”

這時候背貓先生沉下臉來了,他沉下臉來的時候,黃娟子頓時感覺到身上一陣發冷。

“既然和你說不通,那我就不給你兒子治了,你愛帶他上哪兒去就上哪兒去。”

“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

“我不治了。”背貓先生轉身進了屋,重重把門給關上了。

黃娟子徹底傻眼了,因為現在無論她怎么選擇,都代表著她要失去這個兒子了。

雖然黃娟子只有高小文化,但也懂得一個道理,這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若是讓兒子回去,這兒子便死了,若是讓兒子留在背貓先生這里,兒子還活著。只要還活著,便有希望。

只是她一時不知道如何回去跟丈夫交待。

現在背貓先生顯然是拿了自己一把,可是自己卻沒有任何辦法。

想來想去,黃娟子一咬牙,敲響了門。

背貓先生一開門,臉上卻是笑著的。

“怎么,想清楚了嗎?”

“是的,我決定讓他跟先生學本事,只不過能不能讓他經常回家看看。”

“你們若是想他,便自己來看他吧。”背貓先生道,“不是我限制著他,而是他自己的原因,除非他已經解了這死水咒,要不然,一輩子也別想走出這里了。”

“可是死水咒又是什么?”

“這事你不需知道。”背貓先生說完話,揮了揮手。

黃娟子知道這是趕自己走,雖然不舍,還是三步一回頭地離開了。

夕陽慢慢落下,天邊出現一線殘月。

張土生回到家中,卻見孩子的床已經清空出來了,黃娟子坐在床邊收拾著兒子的小衣服,一邊收拾一邊抹淚。

兒子死了?張土生的腦袋嗡的一下。

雖然他嘴上說著科學,說著平等,說著各種新鮮的觀念,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十分封建的人。因此在他心里,兒子還是相當重要的。

可是兒子身上長草以來,便成了他最大的一塊心病。特別是兒子癱在床上的時候,他的心里便揣上了一大塊石頭。

他有的時候也在想,兒子這樣活著,是不是死了對他也是一種解脫。

因此在這一刻,張土生便以為是兒子死了。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他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妻子的背,卻什么也沒有說。

這時候他的心底的石頭落了地,倒似乎是一種解脫了。同時,他又為了自己的這種解脫而感覺到羞愧。

他甚至沒有再問孩子的尸體去了哪里,是用哪張席子卷起來扔到了哪里。

黃娟子見丈夫不問自己,心里既不舒服,又覺得有一種寬慰。

因為她實在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釋。

蛙聲一片。

可是夜去十分寧靜。

夏天的晚上悶熱無比,黃娟子去和丈夫緊緊相擁。

因為,他們從此失去了這個兒子。

一直到天亮,黃娟子早早地起床,打掃院子,做飯。

而張土生也早早地起床,發動了手扶拖拉機,早早地出門了。

兩個人沒有說一句話,似乎一說話,便打破了這心里的平穩。

他們心照不宣,將孩子的事情都封印了起來。似乎張來寶從來沒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一般。

只不過這么小的一個村子里,大家都很快地知道了張來寶死了的事情。

雖然大家都只是猜的,誰也不肯去揭開這傷口。而且村里偶爾也有生病死了的孩子,俱是用破床子一裹,在河岸的沙灘上挖了一下個坑,埋下去。

時間,或者新的孩子,都會很快讓鄉村里這些看淡了生死的父母忘記。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秋老虎鬧得厲害。

種瓜的黃茂財去河邊的瓜地里搭瓜棚,西瓜馬上要熟了,這時候最要防著有人來偷瓜。其實鄉里人都十分大方,路過瓜地里若是渴了,摘個瓜吃,不算偷。

但是瓜棚卻還是要搭的。

搭瓜棚要防幾樣東西,一是猹,沒錯,就是少年閏土里的那個猹,第二個是熊孩子,當然那時候沒這說法,但是這些孩子不好好吃瓜,吃一半,禍害一半,第三個便是要野豬,這野豬一來,便成畝成畝地禍害。

搭個瓜棚也簡單,弄幾根小杉樹,剝了皮,釘成杉樹棚,再把樹皮上鋪到頂上。只不過底下要挖得深一點,要挖一個地基。

沙地上挖地基還是很輕松的,黃茂財也是駕輕就熟。

拿著寬板鋤在地皮上鏟了幾下,突然便看見一條席子卷著個什么。

黃茂財的腦子頓時嗡地一下,這是個死尸。

晦氣,黃茂財頓時罵了張土生的娘,這張土生可真夠缺德的,哪家人埋死孩子不是往竹山上的。這張土生把兒子埋到了自己地頭。

可是鄉下的規矩,這死尸不離寸地,這死尸埋進了地里,便不能再起出來的,除非要找個陰陽先生來,按遷墳的儀式來遷。

黃茂財暗氣暗憋,重新用沙子給這席子給蓋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