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踏天逆道全文-海莫言黃鸝兒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踏天逆道全文-海莫言黃鸝兒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0-04-02 13:12:18   編輯:友夏
  • 踏天逆道 踏天逆道

    如此與妻相攜,隨至于死。“花麗?儂美?”妻問之。予含淚答曰:“儂美,花慚,無及萬一。”妻喜極而泣,偎于予懷,捏三枝低頭自簪。異史氏曰:“出世入世,浮沉浮塵自得,死亡詩人何言死?”蓮花落,落蓮花,蓮花輕...

    亂落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踏天逆道》 小說介紹

如此與妻相攜,隨至于死。“花麗?儂美?”妻問之。予含淚答曰:“儂美,花慚,無及萬一。”妻喜極而泣,偎于予懷,捏三枝低頭自簪。異史氏曰:“出世入世,浮沉浮塵自得,死亡詩人何言死?”蓮花落,落蓮花,蓮花輕移,步步生花。姑且妄言姑聽之,豆棚瓜架細如絲。

踏天逆道中主要人物有海莫言黃鸝兒,由亂落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目前正在連載中。如此與妻相攜,隨至于死。“花麗?儂美?”妻問之。予含淚答曰:“儂美,花慚,無及萬一。”妻喜極而泣,偎于予懷,捏三枝低頭自簪。異史氏曰:“出世入世,浮沉浮塵自得,死亡詩人何言死?”蓮花落,落蓮花,蓮花輕移,步步生花。姑且妄言姑聽之,豆棚瓜架細如絲。

《踏天逆道》 第009章 落著雨的歲暮 免費試讀

歲暮,落著雨的歲暮。

南國水鄉一處,野渡舟自橫。

我,微微抬著頭,望這雨天,概嘆這南國水鄉的迷茫煙雨,是多么的凄迷,和落寞。

染上了我的愁緒嗎,這雨?

可是,我在細雨中前行,腦子里一片空白墜落的雨絲,仿佛間帶著記憶,離我而去。

哎呀,一年了,悲傷還是一年前的悲傷,而歲月催人漸老,我漸漸的,不再年輕了,一年的歲月,已然使我變得沉重,沒了昔日的芳華闖勁。

話說,這一年來,身上飄落過烏鞘嶺紛飛的夏日雪花,雙腳深陷過鋪滿輕塵的南疆小路,仰頭滿飲過藏胞敬來的青稞美酒,俯首接過喇嘛垂獻的潔白哈達。

這真是,一言難。

可惜憂己憂人,可憐浪人浪客。

我眷戀的夏日雨幕啊,請目送我的前行,使我在未知中,找到希望吧我如此向天祈求。

向天祈求的結果是,我要到幽州去,因為兩儀在幽州的兩儀山。

這一年嘗過的種種風霜雨雪之苦,顛沛流離之情,情何以堪!尚何言哉?只是在漠然中,漸漸了解到了這世間的某些諸事,知道這個世間中,有一個崇敬陰陽五行的門派兩儀自古流傳著一本神奇的修真寶典:《無極》。

據說《無極》是兩儀無上的秘術,精通者可以穿梭于時空之間,就算是較膚淺的法術,如時空間瞬移,也是極其神妙。只遺憾修煉這寶典的人,不僅需要具備強焊的精神力,還要經過長期的難以想象的艱苦修行。

但這些都不重要,對我來說,在絕望中,些少的曙光也會使我癡迷。可是,麻煩的是,想要得到那寶典,并不是一件想想就可以行得通的事。畢竟是兩儀的門中秘術,是修真者通往霸者之路的神術,我不可能輕易的就可以從兩儀那里借過來。

以此一邊思量,一邊趕路,三天后,我站在兩儀的大石門前。不過,我看著古跡斑斑的大石門,不禁犯難了,外面空無一人,羅雀都空閑。兩儀之內,高閣洋樓,人急匆匆,卻是結界重重,我得不到方便進入去啊。

其實,想進出這種程度的結界,難不倒我,憑借我強橫的實力,突破這虛無結界,簡直輕而易舉。畢竟結界亦是一種境界。只是,我來此是有求于人的,而不是來和兩儀的人爭強好勝的,我更不是來這里惹是生非的,我怎么能強攻強破別人的門中結界?除非,我傻了。

我沉思一下,想,還是把人引誘出來,才是比較穩妥的。于是我當下雙手護胸,然后深吸一口氣。剎那間,我的靈力立即噴薄而出,藍黃的斗氣在我的軀體上急速涌現,并且翻涌不已。是很強大的靈力之氣哪,我心里暗喜,不知不覺中,我的修為竟然精進于斯。

幾乎在我爆發靈力的同時,我的感應里隨之提升,并且心有所感,發覺兩儀門內,正有著七股強大的修真元神,其中的一股力量,令我也不寒而栗!

他們的結界有屏蔽靈力的神效,結界重重,原來是作此作用的嗎?之前我還真以為這些結界是防備敵人溜進來的哪當然前提是,我自認為他們門中沒有強大的人物。

當我的靈力正是運行到極致之時,那大石門“嘎吱”的一聲,開了。我透過我那覆蓋住我渾身的靈力之氣,見到石門前,露了憧憧人影。

為首的人,蛇頭鼠腦,怪模怪樣,倒讓我一眼望到就露出了驚訝莫名的神色。因為,依我的命理之學,那個人應是早夭的。這樣的人,真的是高深莫測之輩嗎?

難道說,因為這模樣,才令他高深莫測么?還是說,因為是高深莫測的人,所以神鬼難測?生就這么樣的模樣,亦是在境界之外,不會早夭?

我以為,他屬于后者。

“這位道兄,我是兩儀的掌教‘元日’,你,造訪敝門有何指教?”那個蛇頭鼠腦的人,對我客氣地說道。

可是,他說話時,有著尖銳的語音,雖然我看不出他內里的喜怒哀樂,我倒是覺得,他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真不愧是一門之尊。

我稍斟酌一下,不知如何啟齒了。

忽然間,我瞥見了門內不遠處,站著我一年前見到過的那個敦厚篤誠少年,他的旁邊站著的,就是當年那位惹人可愛的少女了。一年不見,朱唇皓齒的,她倒更加亮麗動人。

少年和少女倆的關系,一定很好了吧?看著也知道,因為他們站得很近不如說是,站得很緊,是戀人的境界距離了。

不過,他們的事,我管不著,只是在意,怎么那么多人都出來了?我又不是什么惡人。

“在下海莫言,有些事需要請教道長一下,初次造訪,不勝冒昧,請多見諒。”因為哪,我心里沒底,頗有焦慮,所以我只是盡量說些客套話,想到時套住他。

本來嘛,我就是不善于待人接物的那類型人,這么干燥無力的對白,也是出于無奈之舉,不得已而為之啊!

“那么,請道友進敝派內談吧,隨便喝點薄茶。”元日似乎看出我沒有什么禍心害意,轉首對身后一師姑道:“請馮師妹你,招待一下這位道兄,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到后院去,急著要處理哪。”

元日交待好后,再轉首對我歉然一頷首,急急地離開了。

我的頭上有點霧水了,不明白為何他慢慢地來,卻急急地去。但是呵,不言不明的事,像如不明就里的事,想太多了也沒有意義,白搭一番心思罷了。

于是乎,“那么有勞馮道長了。”

我向著那個元日交待過的女道人,恭敬地道,同時擔心馮道長她眉額頭上,挽的那個疙瘩結。她似乎很不滿意元日硬塞給她的這個無知的包袱哪我在她的眼里,想必是一個背著包袱的人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