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緋宥小說-《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全文在線閱讀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緋宥小說-《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全文在線閱讀

2020-04-02 13:10:54   編輯:靈薇
  •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

    “丫頭。你。”南宮冥看著依舊冷漠表情,如極峰上那終年不化的積雪,疏遠而寒冷,仿佛已經知道了什么。“朕說過的,朕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他。丫頭,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臣妾知道。”“哼!“冷冷地一...

    緋宥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 小說介紹

“丫頭。你。”南宮冥看著依舊冷漠表情,如極峰上那終年不化的積雪,疏遠而寒冷,仿佛已經知道了什么。“朕說過的,朕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他。丫頭,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臣妾知道。”“哼!“冷冷地一揮袖,南宮冥似是惱怒般地離去。到最后,我還是可以留下你在我身邊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嗎?

男女主角是陽景南宮冥的名稱為《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是作者緋宥創作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丫頭。你。”南宮冥看著依舊冷漠表情,如極峰上那終年不化的積雪,疏遠而寒冷,仿佛已經知道了什么。“朕說過的,朕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他。丫頭,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臣妾知道。”“哼!“冷冷地一揮袖,南宮冥似是惱怒般地離去。到最后,我還是可以留下你在我身邊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嗎?

《傾城絕顏:名門千金來休夫》 第11章 信物交還 免費試讀

翌日,日落之時。

考慮了諸多因素,珞葵還是決定換上男裝只身前往暮亭。一路上,她一直在回想昨晚陽景說的那個他所謂的致命弱點,無奈思前想后也理不出個頭緒。倒是思想老是往那雙深邃的眼眸偏去,讓她心緒不定。

但是一切的想法在看到暮亭中那個背對著她站立的俊逸頎長的身影時,全都煙消云散了。

傍晚的暮亭在紅日余暉下,蒙上了一層金色的外裝,陽景站在那耀眼的光芒中,猶如天神一般華麗,震懾著珞葵的內心。

仿佛覺察到她的到來,陽景轉過身對著向自己走來的珞葵微微一笑:“你終于來了。”

“既然我按照約定來了,那你是不是也應該遵守承諾呢?”淡淡地,像是要刻意疏遠的語氣。

“那是自然。”陽景從袖中拿出頭巾,微笑著遞到珞葵面前。

珞葵微微皺眉,她看到陽景如此爽快就交出之前一直以此要挾自己的頭巾,有些懷疑的看著他,卻并不伸手接。

“怎么,開始不是想盡辦法想拿回它嗎?現在我都只差雙手奉上了,你卻不想要了?”陽景笑得及其無奈,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你會這么容易就把東西給我?”珞葵盯著他,一臉的懷疑。

“哦?按你的說法,我是不是應該提點什么要求,你才愿意接受啊?”陽景眼角微挑,嘴角帶著一絲壞笑。

“我可沒有那么說!”她見他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氣得不禁提高了聲調爭辯道。

“可是我接受到的信息就是如此啊。”壞笑得越漸明顯。

“你這是強詞奪理!”

陽景略為無奈地嘆了口氣:“唉,既然你都覺得我是這種奸詐至極的人,那我還是把東西拿回去好了。”說著就要把頭巾拿回去。

珞葵見他要拿回頭巾,心急之下一把抓住了陽景拿著頭巾的手:“等等。”

“怎么?”陽景挑眉看向抓住自己的那只纖長的手,眼底隱著得逞的笑意。

“你……你說要還給我的。”她頓了一下,似乎有些難為情的別過臉,但手卻沒松開。

“你把我的手抓著我怎么給你啊?”

聽到這句話,珞葵的臉唰的紅了,她慌忙甩開陽景的手的同時將他手中的頭巾拿了過來。頭巾入手的那一剎間,她瞧見陽景臉色微變,突然反手抓住自己尚未收回的手臂。珞葵一聲驚呼,便被他拽入懷中,緊緊摟住。然后在她立刻反應過來開始掙脫的時候,低聲而又嚴肅地說了一句:“你被跟蹤了。”

短短的五個字,卻讓珞葵的身體瞬間僵直。

“怎么可能,我從未暴露過自己的身份。”珞葵的臉被迫貼在他的胸口上,耳邊傳來的是對方沉穩有力的心跳。她努力抑制自己內心的慌亂,盡量保持聲音的平靜。但心里卻止不住的亂想:莫非是在哪個關鍵的地方留下了蛛絲馬跡,讓什么人借此查了出來?可是,之前的每一次任務清掃的都很徹底啊,到底是哪里出錯了……

她越想越覺得哪里有些不對,但又理不出個頭緒,一時心煩意亂。哪料陽景早已在心里暗笑不已,將她那不斷變化的糾結表情盡收眼底。

“你怎么這么不小心?那人現在還在看著我們。”陽景低沉地聲音像在壓抑著什么似的在她耳邊響著。

“我明明……”她有些氣惱的想爭辯,抬頭便見陽景眼中含笑,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便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軒丘陽景!普通人看見兩個男人抱在一起,當然會覺得奇怪好不好!”珞葵羞惱地一把推開他,臉頰因為情緒的激動有些緋紅。竟然上了這種無聊的當,還被趁機占了便宜!虧她剛才還那么緊張。珞葵越想越羞愧,臉也愈發的紅了。

“兩個男人。”陽景眉一挑,壞笑著看著她,“微生,你是不是把自己的性別弄錯了?”

“你!”珞葵氣結,又不知該如何反駁,于是扭頭便走,“我要走了。”她覺得自己要是再待下去肯定會被氣死。“等等。”陽景伸手拉住她,臉上是莫名的笑意,“你忘了還欠我一個人情了?”

“那是你自己說的,我沒承認。”她回頭瞪了他一眼。

“我都是在做虧本買賣了,你就不能陪我這個苦命人多待一會?”話說出口,兩人都同時愣了一下。

珞葵是因為沒想到陽景只是想讓自己留下,而說了這話的本尊則是在納悶自己怎么會說出這種求人的話。

珞葵微微一笑,心里竟有些得意,沒想到這人也會有求自己的一天。心里面一高興,臉上禁也不自覺地露出得意的笑來。

陽景本來還在奇怪自己的反應,眼睛卻不自覺地瞟到珞葵臉上掩不住的笑意,那原本就極盛的容貌顯得更加動人了,于是內心的小惡意再次冒出來:“怎么,有什么事樂得微生公子臉都要開成一朵菊花了?”陽景那笑,極為的不懷好意。

“唔……咳咳……”珞葵被堵得一口氣沒順過來,咳了起來。

“我記得作為一個有著雙重身份人,特別是還像你這樣的身份。最基本的一項要求就是無論何時都不能暴露自己最真實的想法。”陽景微瞇著雙眼,眼中閃著危險的光,“我記得從昨天夜里開始你的情緒就一直被我牽制,這樣可不行啊。微生。”

“你……”珞葵止住咳嗽,聽到他如是說不禁皺了皺眉,有些摸不透陽景的態度。明明從昨晚到剛才他都一直是在戲弄自己,可是現在這話又是什么意思?難道真像他所說的一切都不過是在試探自己的實力罷了。珞葵越想越覺得眼前這張俊美非凡的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都是如此的深不可測。

陽景邪邪一笑,朝珞葵逼近了一步,而被這詭異氣氛影響的珞葵不由也朝后退了一步,表情極為緊張。見此情況,陽景挑挑眉,繼續向前逼近。兩人就這樣一個前進,一個后退,誰也沒有說話。一直到珞葵感到自己靠到了暮亭的柱子,無法再后退,她才停了下來。陽景順勢前進一步,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他低下頭,視線很好的看到她纖翹的扇睫不斷地撲閃著,像落入亂叢驚慌的蝴蝶,脆弱惹憐。漂亮的唇抿得緊緊的,有些失了血色。那張極美的容顏不似第一次看到的那般冷漠又疏遠,而是帶著有些慌亂的神色。無措的樣子,讓他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負。

珞葵自然是不知壓迫在自己上方的男子是如此的想法,她只是在心里不自覺的畏懼著,覺得自己的一切想法都被這男人看穿。如果,他以此脅迫自己做對隱云不好的事怎么辦?珞葵一想到如此,心里大亂。

兩人就這樣分別各自在心里盤算著,突然陽景單手撐在珞葵背后的柱子上,珞葵立刻全身神經緊繃,緊張地看著他。陽景勾勾嘴角,似笑非笑看向珞葵:“你怕我了?”

本是玩笑的話,他卻看到珞葵臉上閃過一絲慌張,以及眼神不自然的移開,有些訝然。

“怎么,之前不是還在逞強,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現在卻老實地連一句話都不回答了?”陽景揶揄到。

“你到底是誰?”珞葵輕輕張口,許久才問了這樣一句。心里仍是緊張。

“我是誰,難道微生你還不清楚嗎?”陽景反問道,眼睛牢牢地看著她。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