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噬魂之末小說免費全本-周殷李冥完整版在線閱讀

噬魂之末小說免費全本-周殷李冥完整版在線閱讀

2020-04-02 13:06:18   編輯:曼文
  • 噬魂之末 噬魂之末

    他叫周殷,從小四肢乏力,自小便是居住在醫院里面,每天對著冰冷的墻壁和濃郁的藥味,他幾乎都要瘋狂,但是,為了疼愛他的家人,他一直苦苦忍耐。陰差陽錯,一場轉世,廢柴病男一朝變身。龍帝領域之上,一片漩渦之中...

    川林一夢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噬魂之末》 小說介紹

他叫周殷,從小四肢乏力,自小便是居住在醫院里面,每天對著冰冷的墻壁和濃郁的藥味,他幾乎都要瘋狂,但是,為了疼愛他的家人,他一直苦苦忍耐。  陰差陽錯,一場轉世,廢柴病男一朝變身。  龍帝領域之上,一片漩渦之中,打開的一道口子,口子之中,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片茫茫的廣闊星域,星域之中,一顆散發著水藍色的球體正在緩緩旋轉……

噬魂之末男女主角為周殷李冥,是作者川林一夢最新為大家著作,正在奇熱聯盟火熱連載中。全文講述了他叫周殷,從小四肢乏力,自小便是居住在醫院里面,每天對著冰冷的墻壁和濃郁的藥味,他幾乎都要瘋狂,但是,為了疼愛他的家人,他一直苦苦忍耐。陰差陽錯,一場轉世,廢柴病男一朝變身。龍帝領域之上,一片漩渦之中,打開的一道口子,口子之中,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片茫茫的廣闊星域,星域之中,一顆散發著水藍色的球體正在緩緩旋轉……

《噬魂之末》 第005章 離魂 免費試讀

這一切看似漫長,實際上也就是一瞬間,李冥就這般處于一個渾噩的狀態,這篇噬神訣被開啟的剎那,那些文字忽然自動的拆解,化為一個個的字樣,從四面八方浸入他的體內各個細胞,與此之時,他的外表上面,淡淡的金光若有若無的閃耀,漸漸歸于平息,這一切,他都不知道,在最后一絲意識沉睡的時刻,他似乎是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消失了,又好像有什么東西產生了一樣。

不知過了多久,李冥一聲痛哼,從昏迷之中轉醒,這個時候,他已經躺在一個陌生的床上,床極為柔軟,他一輩子好像都沒有這么舒適的感覺,潛意識下,他伸了一個懶腰,睜開了雙眼,這時,一個頗為水靈的丫鬟走近,笑道:“這是哪個外支的少爺,怎么就跟我們小姐暈在一個院子了,還好醒了,我們小姐可是很擔心你呢。”李冥努力晃了晃腦袋,這才省起自己的處境,“原來不是在自己的房里”嘀咕一句,李冥問道:“這是哪兒?我怎么會在這里?”這丫鬟答道:“這里是家主七夫人的住地,醒了就好,等下夫人還要傳你問話。”

李冥略微沉吟,當日的那位少爺,似乎也是家主的兒子,想到此處,他不由的感到有些厭惡,沒有給這丫鬟什么好臉色:“我一個外支小子,不足讓七夫人掛懷,這就走了。”說完就要離去,丫鬟伸手擋住,有些著惱:“你這孩子,夫人要傳你,誰讓你私自走了。”李冥雙手用力,抓住丫鬟的手,就要往外推,丫鬟忽然覺得一股力量傳進自己體內,讓自己的靈魂似有種被撕裂的錯覺,丫鬟“啊”的一聲,趕緊撒下了手,面如土色,拼命往外跑,李冥在同一時間,也有種腦漲的感覺,這感覺讓他難受,不過還好對方撤手的早,不然還真的不知道會造成什么后果。

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面,那股脹痛的感覺驟然化為一股暖流,讓他感覺頓時精神一振,他心下一驚:“那篇文字?”集中精神去感應,他發現,盤踞在自己腦海里面幾年的東西,就這樣不見了,但也不能稱之是消失,因為他居然感覺,自己能夠很清晰的感知它的存在,而且,他已經能夠讀出里面的每一個字,這種感覺,他不知道是好是壞,但他還是繼續看了下去,當看到噬神訣三字的時候,他沒來由的一顫,繼續往下看去,只見里面寫道:“修煉一途,道法萬千,不外乎研習外技,以壯自身,或得其極,則開山斷海,威力無匹,然此皆自外力,不得其髓,人之初降,略無甚異,世人多以體鍵為要,寥曉魂魄之重,故武者數廣,修士不聞,此功精專人魂,稍運可奪凡民性命,功分三層,至一層者,修士同級之下,可噬其功,受噬者功力盡毀,轉為自身之用;第二層者,同級以下,可噬其魂,受噬者灰飛煙滅;至于三層,大成之日,世間萬物,無所不噬,翻覆之間,自臻天地唯我之境!”

靜靜地看著,李冥只覺得血脈噴張,此等逆天之技,居然就在他的身體里面,難怪適才那丫鬟那般狼狽,這還是她又自知之明,這***,已經被他吸收,剛剛不知怎么的,就自行運轉了,倘若她再多被自己抓住一會兒,恐怕這人就要殞命在自己手里。

李冥收起波動的心境,散去了集中的精力,他不知道他的以后將會如何,要走什么路,但是他相信,只要有此***在,他必定能夠有所成就。

走出房門,那個梳著兩個羊角辮的小女孩正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不遠處的一處石亭之內,一名美婦正寵溺的看著她走向李冥,美婦的周圍,是幾名女性侍從,剛才的那名丫鬟,也在里面,只不過,此刻她的臉上,依舊是極為蒼白,不知是受了驚嚇,還是精力不支,在看見李冥的時候,眼中已經有了一些恨意,只見她對著美婦道:“夫人,就是這個孩子,不知她是使了什么邪法,差點讓奴婢有些喘不過氣,想來那日小姐也必定是受了這個人的攻擊,這個孩子來歷不明,夫人一定不能放過了。”

美婦將信將疑,只見小女孩跑著跑著就到了李冥的旁邊,甜甜的笑道:“哥哥你醒啦,我們一起去玩啊。”說著就要來拉李冥,李冥趕忙一縮手,他可不能再讓別人輕易觸碰自己。退后幾步,李冥淡淡的道:“我可沒這福分做你的哥哥,再說了,你的哥哥,也就那樣,不是什么好人。”小丫頭有些詫異,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神色之間有些委屈:“他們都不跟我玩,只有哥哥會幫我捉蝴蝶,哥哥不要不理我好么?”李冥望著那可憐的小臉,有那么片刻,他內心觸動了,但想到當日二少爺的樣子,剛剛升起的善意立刻煙消云散,他快步走過小女孩的身邊,就要往外面跑,這時,美婦出聲道:“當日的事情,你給個解釋,不然,勢必要讓你給個交代,你叫什么?”李冥腳步一頓,道:“當天的事情,跟我沒有關系,這事情,問你的女兒,雖然小,但也應該記得是怎么回事。我的名字,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我叫李冥。”說完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美婦眉頭微皺,旋即笑道:“這孩子還真的挺獨特的,年紀不大,說起話來倒是不嫩。”言畢對著一個丫鬟吩咐道:“把這件事情稟報老爺,讓他定奪吧。”丫鬟恭聲應是,快步退去。

這還算是上午,李冥依稀記得,今天上應該就是測試的時間,自己消失一天了,也不知道父親他們有沒有著急,由于出了弟弟那件事情,他在李家,也算是小有名氣了,已經開始有人認識他,一路上,不斷有人給他打招呼,李冥都是匆匆回應,問過了路,徑直往家族的廣場上奔去,從他們的口中,他知道測試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不過,也知道父親他們找過自己,知道自己的下落,所以稍微寬心,不過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錯過了這個測試,所以行走之間,還是很急。

李瀛坐在廣場前面的一個位置之上,神色有色不安,昨日李冥就已經自己跑出去了,說是現在在七夫人那邊,原本這也沒什么,放在以往,他是早就找了過去的,只是如今,自己在家族已經今非昔比,兒子不會有什么問題,他知道,但是這一天了,還沒有看見他現身,這跟以往李冥的行事有些不一樣,如今眼看著這測試就要結束,他不禁有些忐忑。這時,一個小小的身影跑進了他的視線里面,李瀛終于放下了心,連忙把李冥招到身邊,道:“冥兒,你總算是出現了。”李冥走近父親,卻不敢靠得太近,他的那個***,有了一次自行運轉的經歷,他尚未修行,不能控制內斂,生怕會傷害到李瀛,這一切李瀛并不知道,見李冥反應有些怪異,李瀛試探性的去拉他,卻見李冥慌忙躲開,似乎并不敢靠近自己,李瀛沉聲道:“冥兒,怎么了?”李冥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這時候,臺上的金發老者看見李冥來了,直接說道:“李冥,你,上來測試一下。”李冥如逢大赦,趕忙跳上了一個臺子,稍微觀察,他發現臺上有一個鏡子似地東西,卻也不像是鏡子,來到鏡子面前,老者懶懶道:“聚集精神,看著它,盡自己的能力,能堅持多長時間,就堅持多長時間。”李冥聽見這話,便開始準備,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女仆出現,她一出現,就走向老者身旁的李源,直接在李源耳朵旁附耳幾句,李源初聽之下還有詫異,接著就慢慢的神色有些變化,這一切別人或許還不在意,但偏偏李冥就看到了,而且,這女仆他才見過,根本就是那七夫人的屬下,她突然間來這里,莫非……

李冥越想越不對,已經沒有了接受測試的心情,這個時候,恰見李源揮了揮手,讓那女仆退下,接著就直接朗聲道:“李冥,你身份不明,心存惡意,立刻給我下臺,接受家族拷問!”老者聞聲問道:“你這是干什么?”李源道:“此子不知從何處習來的邪術,竟然接連傷害了我李家兩人,其中一位,更是我的女兒,希望大人施展神威,看看此人是否有些什么說不得的秘密。”老者也沒有反對:“既如此,老夫便看看,李源,這個事情要是是就罷了,如果沒有,你要給個解釋。”

的確,李冥本身沒有什么,但是他的弟弟已經是教皇弟子,這一切別人不是很清楚,但是他都知道,根據上面的反應,他知道李代已經成功引起教皇重視,而他自己,更是受到了不菲的賞賜,何況,李代更是自己引薦,于公于私,李家這幾個人,他不好再做出什么。

說著,老者吩咐李冥上前,李冥心情很是郁悶害怕,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事情,不知道老者能不能夠查出什么,他故作鎮定道:“你們沒有證據,就這樣想讓我配合,不可能!”李源冷笑道:“我的女兒已經說出了事實真相,你休要再狡辯,一切等大人施展法術,就要叫你無所遁形!”李源這么做,其實并不完全是為了他的女兒,如今,李代的崛起,已經是一座山般壓在他的頭上,不論這個李冥資質如何,他都要借事發揮,只要加上了一個陰影,就能夠對李瀛造成打擊,這個結果,是他最想看到的,本來他為此苦苦思索,正愁找不到機會,正好,出了這么一件事情,他不允許自己錯失良機,這一切,都是源于李家的內斗,這個李瀛,曾經就是他的勁敵,如今,不能讓他東山再起。李源如是想著,就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李冥見事不妙,索性道:“你既要冤枉我,我也無話可說,但讓我配合,卻是不可能!”說完一臉悲憤,李瀛此時也是坐不住,怒道:“一切都要講證據,就這樣要冤枉我的兒子,還要問我答不答應!”老者望了李瀛一眼,嘆道:“只是探測一下,你們勿要再爭吵。”說完吩咐一名大漢前去擒拿李冥,李冥躲不過,干脆的不再動彈,大漢抓住李冥,在這一瞬間,他忽然之間變色急變,四肢發軟,這一變化,讓所有人頓時大驚,老者震驚地站起了身子,驚聲道:“離魂?”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