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古言 > 蜜寵毒妃
《蜜寵毒妃》最新章節 蜜寵毒妃蘇拂柳沐少卿全文閱讀

蜜寵毒妃 寒水

主角:蘇拂柳沐少卿
主角是蘇拂柳沐少卿的小說是《蜜寵毒妃》,它的作者是寒水寫的一古言類小說,文中的古言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蘇家,怎么就出了你這樣蛇蝎心腸的人?”“蘇拂柳,你千方百計嫁入我沐府,就為了毀我沐少卿的嗎?”“....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02 16:31:1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我蘇家,怎么就出了你這樣蛇蝎心腸的人?”

“蘇拂柳,你千方百計嫁入我沐府,就為了毀我沐少卿的嗎?”

“本宮是曾經愛過你,不過愛的是你那股子自以為是的傻勁。”

“我蘇拂柳今日在此,割肉還父,削骨還母,從此與你們蘇家,再無半點瓜葛。”

四個不同的聲音,魔障般涌入蘇拂柳的腦海中,駭的她不敢去細細辨認,突兀地睜開了眼來,梨花紋的米白色錦帳刺的她雙眼生疼,不覺閉了閉眼。

待疼痛緩了下來,她方才又睜開眼,起身環視。

只見屋子四周掛著大紅紗幔,中央放了一張鋪著降紅緙絲百花布的圓案,案上擺放著夏令時節的瓜果點心,又配有四張梨花紋的檀木太師椅子。

又見兩列靠墻設有紅漆立柜,柜門上鑲嵌人高的銅鏡。

她起身,緩緩行了過去,只見銅鏡中的自己散著頭發,著白色單衣,容顏姣好,竟是十七八歲時的模樣。

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分明已經凌遲而死,匕首劃開皮膚、往下緩緩拉去的痛楚還印在骨子里,揮之不去。

為何會出現在和沐少卿和自己的婚房中?

這一切是臨死回顧?一場夢?還是說,之前經歷的種種,才是一場夢?

她在銅鏡前呆了許久,聽得外頭腳步聲匆匆,才剛回神,見一湖綠的嬌俏身影跌跌撞撞跑了進來,人還未站穩,便急急說道:“奴婢才剛回來,看到姑爺從上院出來,惱火的很。略一打聽,才知道是姑爺為了昨夜小姐傷了輕音的事,要休了小姐,幸而被沐老太太阻止了。”

蘇拂柳抬眼一瞧,只見靈兒因跑的急面紅耳赤,兩團細小的眉眼皺成了一團。

她伸手擦了把額頭的汗,又接著說道:“自小姐入府這一年多,待那蹄子不說十分好,也是見面三分禮的。她卻不是個知道好歹的,竟然妄想同小姐爭主次。”

略頓了頓,她火氣更勝,冷哼一聲繼續說道:“姑爺行事也著實叫人心寒,昨兒個事發他連個因由都不問,便將小姐責罵回來,如今竟還要休妻,幸好還有老太太給小姐撐腰,否則這次就叫那蹄子得逞了。”

看著靈兒水靈靈的眼中閃爍著憤懣,蘇拂柳抬手遞了帕子給她。心下卻暗想,靈兒還活著,如果自己記憶中那些事情是真的,難道現在是……

重生?

她蹙眉想著前事,自己嫁入沐府后,沐少卿兩次欲休妻。從靈兒話中來看,該是自己嫁入沐府一年有余時,傷了西園子那女人,與沐少卿大吵一架。

她轉身落座,閑閑說道:“我與他成婚一年有余,他待我并無半點夫妻之實,如今他既然寫下休書,也算是我們夫妻情分到了盡頭。”

靈兒向來聽話慣了,聽小姐的話只迎著點了點頭。待一琢磨她話中的意思,不覺驚得退后數步,牢牢抵著門方問她,“小姐莫是睡了半日,糊涂了?”

蘇拂柳自知她話中的意思,當初為了嫁給沐少卿,自己費盡心計使了多少手段,卻終究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罷了。

靈兒自覺說錯了話,抬眼看了蘇拂柳一眼,見她毫不在意,心中不知是喜是憂,只得岔開話題,“裘大夫說小姐肝火郁結,急火攻心引起頭疼發熱,吃幾幅藥就沒事了。奴婢今晨特意去下院的池子里采了些蓮子來,最是清心下火的。”

微頓,她細細看了看蘇拂柳的臉色,終究是擔憂地問道:“小姐還有哪里不適嗎?”

蘇拂柳起身將身后的小軒窗開啟,窗外的陽光立即躍上她略顯蒼白的臉,映著那雙悲喜難辨的眸子。

六月中旬,枝頭幾只布谷鳥正在喚叫,蘇拂柳看的癡了,站了片刻覺得渾身發熱。她便又懶懶地坐回來,柔柔地笑著,“靈兒,我這些年,活的是不是忒沒意思?”

靈兒皺了皺眉頭,依照小姐的性格,知道姑爺欲休妻,早該鬧的滿城風雨。可她此刻竟然表現的如此從容不迫,表現的不像是她自己了。

“只可惜,為妾休妻,自古未聞。何況我與他的婚姻,是蘇沐兩家的紐帶,一時三刻,他還休不了我。”蘇拂柳懶懶地撥弄著鑲嵌著翡翠玉的指甲,心卻一點點地沉了下去。

自己重生的可真不是時候,竟碰挑在沐少卿關系最僵的時候,想前世他為了休掉自己,險些連當家人的身份都不要了。若非老太太以命脅迫,只怕那一紙休書便要昭告天下了。

小說《蜜寵毒妃》 第一章:重生心死情傷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