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古言 > 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
《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最新章節 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蕭炫長孫緯彤全文閱讀

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 佚名

主角:蕭炫長孫緯彤
主角是蕭炫長孫緯彤的小說是《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它的作者是佚名寫的一古言類小說,文中的古言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上一世,長孫緯彤運籌帷幄,屹立不敗之地,無人能與其比肩,更有言者,國家大權一半都掌握在此女手中,然而....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02 16:30:1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出城后,一路向西,有個林子,進了林子,順著水流走,有一個廟宇,繞過廟宇后是一片竹林。”緯彤對蕭維楨說著,上輩子她因被詆毀命格與太子妃邦媛相沖,而罰到廟宇思過,夜間有群的盜匪闖入廟宇,她無意闖入竹林避難。

兩個人騎馬來到竹林,蕭維楨抱緯彤下馬,緯彤跑到竹林外,用腳踢著塵土,掩蓋住血跡,對蕭維楨說:“他們馬上會追來,你快走吧。”

蕭維楨扯下自己的衣服,拽過緯彤的手臂,試圖幫她包扎,可卻被緯彤推開,她對蕭維楨說:“你見過幫人包扎傷口的刺客嗎?”

緯彤拉過馬,將馬兒趕走,對蕭維楨說:“你是誰,為誰效命,目的如何,我都不關心。但,你記住,我不是平白無故救你。”

蕭維楨愈加不明白眼前的姑娘,緯彤淡然對他說:“我要你答應我,愿意為我無償做三件事情。”

緯彤目不轉睛的盯著蕭維楨,她拿捏準了蕭維楨重情重義的品性,知道他一定會答應自己,果然,蕭維楨從懷里拿出一支竹笛,奏起一段樂音,遞給緯彤。

“我吹奏起它,你就會出現?”緯彤接過笛子,旋轉在指間,饒有興趣地問蕭維楨。

蕭維楨點頭,舉起手掌,緯彤示意,與他擊掌為誓。

“可我不會吹呀。”笛子在指間旋轉,玉絡飛舞。蕭維楨從她手中奪過笛子,站在她身后,輕握住她的手,捏著手指按著音階點著笛孔,重復了兩遍,松開了手。

緯彤回憶著他的指法,嘗試著吹起,隨著微風,翠竹鳥語,蕭維楨注視著她靈巧的手指,贊許的點頭,看來的確是蕙質蘭心。

“一直朝著林子盡頭走,有條可下山的小路。”緯彤給蕭維楨指路,蕭維楨執手作揖,拜謝后,消失在竹林。

緯彤玩弄著笛子,欣賞著上面的雕花,一只栩栩如生的畫眉鳥,林外傳來喧囂的人聲,把笛子揣入懷中,躺靠在一支翠竹下,閉起眼睛。

“緯彤!緯彤!”

緯彤知道是蕭炫,手被他攥得生疼,緯彤微睜眼,戴著束發玉冠,穿著玄衣白蟒箭袖,腕上纏著一串鶺鸰香念珠,目似點漆,用龍紋繡帕一點點輕拭著自己臂上傷口。

“太子殿下——”她反握住他的手,輕喚著他,隨后無力暈倒在他懷中。

熟悉的荀令十里香方淡淡地包裹著她,丁香、檀香、甘松、零陵香,再取龍腦少許,用蜂蜜燒制,加入小茴香,她心中細數著每味香料,從前她把一寸相思全密密縫制在香囊中,蕭炫卻把自己推入烈火之上洶洶翻滾的蜂蜜中,融其骨,銷其肉,斷其脛,燒其心,煉化成一滴一滴的淚珠。

如今再聞這舊香,只剩下緊系在心腸上難消的恨。

“姐姐呢?”柔嘉在府中等著緯彤的音訊,見父親歸來,急忙問。

“被太子所救,直接去了太子府。”長孫大人捋著長須,回想起白日里的情景,太子殿下如此心系緯彤,這門婚事必須早日促成,朝廷中蘇家的氣焰快壓過自己了。

在父親走后,柔嘉不悅的掀翻茶盤,狠狠的念著:“長孫緯彤!”

蕭炫一路快馬加鞭趕回府中,對身后的小廝急命令道:“快去將軍府,請維楨來府里。”

街市愈來愈繁華,人煙阜盛,不遠處的街口蹲著兩個大石獅子,蕭炫側身下馬抱著她進了獸頭大門,穿過垂花門,懸著畫眉、雀鳥的游廊,轉過金絲楠木鑲大理石的插屏,來到正房,將她小心放到床上。

門外傳來清朗笑聲,“你剛回來就擾我的清幽夢。”

緯彤側枕在石青引枕上,透過朦朧紗帳,打量著說話人,丈高八尺,青紗束發,腦后兩個白玉珠環,身著磨銀白衣戰袍,腰系一條雙搭桂枝玉帶,手執一把折扇,心想著:“蕭維楨打扮起來還算是人模人樣。”

只見他拉開紗幔,俯下身,望著自己,轉盼多情,天生的神韻全在眉宇,可惜讓人難知他底細。

“姑娘,得罪了。”他笑著掂起緯彤的手腕,指腹搭在脈搏上,緯彤欲想把手抽回,她才不愿意再被這個人碰。

蕭炫見緯彤不愿,勸道:“緯彤,這是維楨,雖是將軍,但醫術高明,你不信他,難道還信不過我嗎?”

緯彤嫣然一笑說:“這位公子,我見過。”

緯彤的眼睛一直盯著蕭維楨,想看他作何反應,可他卻依然毫不在意,蕭炫有些驚訝:“維楨常年在領兵在外,你們怎么會見過?”

緯彤執意堅定的重復:“我一定見過他,而且就在不久前!”

蕭維楨打開扇子,輕搖著淺笑道:“我們是見過。”

“在哪兒?”蕭炫追問。

緯彤饒有興趣得望著他,只聽他悠悠說道:“姑娘貌美,自是我夢中桃花仙。”

緯彤的臉如潑了朝夕般,瞬間紅了起來,眉梢生了幾分嬌嗔的怒氣,蕭炫輕松釋懷大笑起來,無奈地指著蕭維楨說:“你呀!”

蕭維楨卷起緯彤的衣袖,見到傷口時,緯彤見他眸中閃過一絲不忍,問:“怎么了?”

“見美玉受損,不免惋惜。”蕭維楨仔細清理著傷口,落發滑落在鬢前。

緯彤婉轉峨眉一笑:“并不是人人都像將軍一樣。”

他心不在焉的問:“一樣什么?”全神貫注地用鑷子沾著藥水,輕點在傷口四處。

“憐香惜玉。”緯彤說罷,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蕭維楨。

蕭維楨的唇角上揚,望了眼狡詰似狐的緯彤,沒有接她的話,轉身對蕭炫笑道:“并無大礙,只是姑娘接連幾天受了驚,我開些安神的藥,養幾天就無妨了。”

蕭炫懸著的心終于落下,安撫著緯彤:“你好些睡會兒,今天就留在我這里吧。長孫府一點也不太平。”

蕭維楨坐在梨花木凳上悠然自得的泡著茶,屋內漂浮著特有的武夷巖韻。

“昨夜你上哪兒風流快活去了?”蕭炫對蕭維楨說。

緯彤盯著蕭維楨,自己不揭穿他了,想看他會不會自露破綻。他輕搖著折扇,細品著茶,言語常笑:“桃花樹下做了一場桃花夢。”

小說《母儀天下:皇后太溫柔》 第三章 桃花夢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