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都市 > 大戰神
《大戰神 》最新章節 大戰神 齊昆侖呂嫣然全文閱讀

大戰神 張龍虎

主角:齊昆侖呂嫣然
主角是齊昆侖呂嫣然的小說是《大戰神 》,它的作者是張龍虎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文能提筆興國運,武可持劍平四方。華國唯一的五星戰神齊昆侖,為復兄長的血海深仇,重歸故里。.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6-03 13:55:5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冷風如刀。

一名身披黑色軍大衣的年輕男子正面無表情地跪在一座破敗的孤墳前,他,叫齊昆侖。

齊昆侖的身旁還一名身穿軍裝的雄壯男子,他身材魁梧,足有一米九幾之高,肩章之上,赫然兩顆龍星,竟是中將之銜。

如此人物,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之對象。

但此刻,他卻為齊昆侖一絲不茍地忠心站崗!

孤墳破敗,劣質的墓碑上布滿了青苔和裂紋,上面只有簡簡單單四個字——齊鴻之墓。

齊昆侖的腳邊,還有幾張皺巴巴的報紙。

“風城首富齊鴻身陷***丑聞,數百億資產,何去何從?其未婚妻或為最大受益者。”

“齊天集團董事長未婚妻許佳人大義滅親,檢舉丈夫齊鴻違法行為!”

“風城首富齊鴻畏罪***,家人神秘失蹤,其未婚妻許佳人為遺囑唯一法定繼承人!”

幾張報紙上的頭條,無一不是與齊鴻有關的。

“大哥,昆侖來晚了……今日,我齊昆侖在此立誓,此仇必以十倍償還!許佳人,必死無疑!”

來晚了,來晚了三年!齊昆侖因為身在軍中,南征北戰,直到半個月前,才收到了大哥齊鴻的的絕筆信。

“昆侖我弟,大哥將死。許佳人以你侄女性命相逼,我不得不死。

“待我死后,昆侖你切記,萬萬不要想著為我報仇!這場陰謀的背后,還有更可怕的勢力!”

“大哥于七年前將你送往燕京參軍,你怕是吃盡了苦頭,還千萬不要怪罪這個當哥哥的,畢竟,哪個哥哥不希望弟弟有大出息?”

“我齊鴻,此生注定只能當個不孝子了,爸媽他們便托付于你。可惜,大哥直到死,都不能再見你一面。”

“齊鴻絕筆。”

說話之間,齊昆侖想起那封以血寫就的信,臉上雖是面無表情,但眼角處,卻有熱流涌動。

站在一旁名為破軍的雄壯中將男子忽然聽到水滴落地的聲音,不由抬眼一看,只見齊昆侖的臉頰上,正有一滴滴淚水緩緩流淌而下。

這一幕,讓他心神震撼!鐵塔般的身軀,都不由微微一抖。

“齊帥居然在流淚?”

眼前這個男人,在華國可謂是戰功赫赫,年紀輕輕便已肩扛五星,也是華國唯一的一位五星將領!

這些榮譽、地位,無不是他一刀一槍拼殺出來,無不是用千萬敵人的尸首堆積而成!

在華國軍中,齊帥之名何人不曉?便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戰區司令,在向他匯報工作時,都是戰戰兢兢。

“當年,赤塞首領揚言要屠殺我國西域子民,派遣兩千雇傭兵挑釁于邊疆!齊帥一人坐鎮西域,便震懾兩千精銳絲毫不敢動彈,不戰而屈人之兵。”

“之后,東島國欲挑釁我國于飛魚島之上。齊帥只揚言東島國人但敢踏足飛魚島上,他便屠盡東島所有精銳軍官。簡簡單單一句話,便使東島如此軍事強國風聲鶴唳,匆忙撤兵。”

這個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平四方的鐵血男人,而今竟然在落淚!

正在此時,有兩個健碩男人跑了上來。

“你們是誰?膽敢給齊老狗掃墓,真是活膩了!”

“齊老狗的墳,你們也敢來祭?我看你們是想在這里永遠陪著他了!”

兩人上來就冷聲質問起來,語氣不善,看著齊昆侖與破軍的眼神,就好像看著兩個死人一般。

齊昆侖的眼角不由跳了跳,面無表情,垂頭在墳前喃喃低語:“齊老狗?”

“不錯,齊老狗,正是我們許小姐給他新起的外號,是不是很貼切?很好聽?”那人卻是聽到了齊昆侖的低語之聲,不由得意笑道。

另外一人則是冰冷道:“許小姐早已明言,不許任何人到齊老狗墳前祭拜,你們不聽勸告,看來是不將風城最大的權貴許家給放在眼里了?!”

破軍看著這兩人,眼中閃過冰冷之色,在軍中,都無人敢與齊昆侖如此說話!

“你們逼死他,奪走他的家產,污蔑他的人格,毀了他的一切,還不夠嗎?”

“連他的安葬之處,你們都不肯留一個清凈?”

“許家,許佳人,真是夠狠,夠毒。”

齊昆侖緩緩站起身來,他的臉色,像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烏云一般陰沉,伸手緊了緊身上的軍大衣,往車旁走去。

“我不想再看見這兩個人。”

“是,齊帥!”

“雜種,我讓你走了嗎?!聽不到爺爺說的話?”那兩人一怔,隨即怒吼了起來。

另外一人想了想,摸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他要向許家匯報這件事。

破軍微微抬頭,如一尊怒目金剛般忽然發作!

齊昆侖剛到車邊,就聽到兩道骨裂的脆響與痛苦哀嚎之聲傳來,接著,就聽到后方那有力的腳步逐漸靠近。

破軍捏著手機的大手伸到了齊昆侖的面前來,恭敬道:“齊帥,這是那人打出去的電話!”

“喂?”

齊昆侖接過手機,臉色冷漠,淡淡應了一聲。

“喂?不是讓你們兩個去墓地看著嗎,今天我老爹大壽,你們給齊鴻的破墳再潑點雞血,給他也開開葷。”

齊昆侖聽到這里,眼神越發冷漠。

“誒,算了,干脆直接把他墓碑給砸了吧,想到我姐當初陪這個家伙那么久,就覺得惡心。”對方又道。

“你們辦壽宴,卻要砸他墓碑?”齊昆侖的聲音,冰冷之中透出難以抑制的殺意,“許家,該死!”

“***是誰?敢這么跟我說話,找死嗎……”

齊昆侖沒有再說什么,五指一緊,手機被捏得粉碎,而后拉開車門上車。

接著,破軍大步追上,開車離去。

車剛一發動,車載廣播忽然就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來。

“亡夫齊鴻去世已有近三年,一月之后,便是三年忌日。”

“亡夫生前***,為非作歹,掏空集團內部資金,聯合各大親信排擠股東,甚至還犯下***這種罪大惡極之錯……好在上蒼有眼,人人皆有良心,讓我及時發現亡夫的斑斑劣跡,這才將之阻止。”

“為免于法律懲戒,也不敢去面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惡,他自己也做出了吞槍***這樣逃避責任的懦夫行為!”

“好在這兩年經過我本家的強力支持,以及公司的新鮮血液注入,集團終于又重回高峰!我在各大股東的堅持之下,勉為其難擔任董事長一職,今后,我代表齊天集團向大家承諾,齊天集團合法經營,絕不會像亡夫齊鴻一樣干出違法亂紀,危害社會之事!”

破軍聽到這里,不由臉色尷尬,急忙伸手要關閉廣播。

但齊昆侖卻微微抬了抬手指,冷冷道:“不必,開車。”

破軍沉聲道:“果真最毒不過婦人心!齊帥,齊鴻大哥的仇,便由破軍代勞,今日破軍踏平風城,相關人等,定斬不赦,還老大哥一個公道!”

齊昆侖這才回過神來,微微抬頭,語氣很輕,道:“大哥曾跟我說過,家人之事,不要假借他人之手,所以從小,他都會讓我自己解決家里的事情。我來晚了,已經枉為齊家之子,若不親手為家人報仇,豈非豬狗不如?我會親自動手。”

“走吧,我們去給許家‘祝壽’!”

順天酒店。

當今風城最大的權貴許家,許家老爺子許勁山的七十大壽就在此舉行。

風城道上,大大小小的權貴勢力,紛紛到場前來賀壽。

許勁山滿面春風,自三年前自己的女兒許佳人從齊鴻手中奪權霸占齊家以來,許家便在這條富貴之路上高歌猛進。

而今,整個風城,有誰敢說半句許家的不是?

當年威風凜凜的齊鴻,也早已被當成了一塊被人遺忘的墊腳石。

齊昆侖與破軍走到了酒店門口,他微微抬頭,看著這金碧輝煌的酒店,微微失神。

一名守在門口的安保人員看齊昆侖站了許久,不由走上前來,皺眉道:“請出示請柬,如果沒有請柬就趕快讓開,別擋了貴賓們的道!今天是許老爺的七十壽宴,許小姐開罪下來,你承擔不起!”

破軍剛準備呵斥,忽然就聽到后面傳來不善的聲音。

“好狗不擋道!”

齊昆侖與破***頭看去,便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年輕男人,大約二十來歲,滿臉的不耐煩。

保安人員看到他之后,臉色一肅,然后諂媚地笑道:“徐少來了,快里面請!”

小說《大戰神 》 第1章 血海深仇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