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都市 > 狂婿如龍
《狂婿如龍》最新章節 狂婿如龍陸葉白風雪全文閱讀

狂婿如龍 一生歡喜

主角:陸葉白風雪
主角是陸葉白風雪的小說是《狂婿如龍》,它的作者是一生歡喜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三年隱忍為婿,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今朝怒龍睜眼,恩怨情仇一肩擔盡!我點朱砂向風雪,此生人間不稱紅!.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6 16:30:4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把這離婚協議簽了,明天跟風雪去趟民政局。”

陸葉抬起頭,看見自己的丈母娘張若云嫌惡地將兩張紙扔到他面前。

而一個容顏傾城卻臉色蒼白的女人,就站在張若云的身后。

她是陸葉的老婆,白風雪。

風雪之名,清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生得國色天香,卻嫁得黯淡無光。

清城誰不知道,她嫁給了一個窩囊不堪的廢物女婿。

見白風雪冷若冰霜,陸葉的心一疼,雙手有些顫抖地接過這張離婚協議書。

這一天,終究是來了。

白風雪看到陸葉接過協議書,表情一黯,別過臉去。

她心里對這個守護自己十年的老公,徹底絕望了。

陸葉,我白風雪可還記得!

十年前,風雪之夜。

你衣衫襤褸,手持木棍,為了保護素不相識的我,被流浪狗咬得遍體鱗傷卻不肯退卻。

以棍當劍,行俠仗義!

從那時候起,我便開始崇拜你了。

你是我心中的奇勇大俠。

但是,我還記得你的勇氣,你自己呢!

這些年,你把你的一腔熱血和勇氣,丟得一干二凈……

你看看你現在這樣子,每日輕言細語,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活得,還有男人樣嗎!

我真的不想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

我等了你十年,你也讓我失望了十年。

就是今日,你面對這一紙離婚協議,但凡敢說一個不字!

我白風雪就敢此生與你相依為命!

可惜,你不敢……

你連抓住老婆的勇氣,都喪失了。

我們,緣盡于此,也好……

白風雪想到這,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淚水,轉身離開。

而張若云卻是嫌惡地看著陸葉,心里得意極了。

十年前,自己這傻女兒救回一個小子,硬是將他收容在家十年。

甚至,三年前力排眾議,與他結婚。

這件事情幾乎轟動了整個清城。

本該憑借風雪之姿更上一層樓的白家,也因為這件事情淪為傾城笑柄,從此一蹶不振。

傾城美女,嫁給了一個窮酸窩囊的流浪兒。

這個笑話,在清城傳了三年,盛久不衰。

現在,女兒總算想明白了。

只要跟這小子離婚,女兒定能憑無雙容顏,在清城重獲新生。

對了,之前那個苦苦追求風雪的林青峰,好像不錯,家里有錢有勢,剛好這陣子我們白家有求于他們林家。

嘿嘿……

“快簽!我女兒明天還要去跟林青峰約會呢。”張若云看陸葉遲遲不動,怒罵道。

陸葉嘆了一口氣,收起離婚協議書,卻是冷淡地說道:“待會兒吧,我正在給風雪熬湯。”

張若云鄙夷地看著陸葉,哼,這十年來,這小子始終擺著一張臭臉,仿佛絲毫沒有將白家上下放在眼里。

也只有風雪,才能令他微微一笑。

你算什么東西!

諒你也不敢不簽!

張若云再催促一聲,就離開了廚房。

等她們離開后,陸葉忽然苦笑了出來,眼里滿是酸澀。

他看著咕咕冒泡的那鍋湯,眼眶灼熱。

風雪,你可知道我為什么這些年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因為,你身子有病。

你天生寒體,不能受大刺激。

每個月末夜里,都會寒毒侵襲,冰冷難當。

我怎么忍心,再去刺激你……

若不是我每月此時熬這一鍋湯里加了藥材,你撐不過十五歲……

還有一年時間,你就可以痊愈了。

只可惜,一年……

你為什么不能再給我一年時間!

你對我,真的就那么失望嗎?

你可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我因你一句需要人陪,在你身側一守,就十年啊!

想到這,陸葉心痛不已。

但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一看電話號碼,眉頭微微一皺。

這是一個,十年不曾出現的電話號碼。

難道家里……

“喂。”陸葉馬上接通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蒼老悲慟的聲音,“小少爺,老爺子,昨晚仙逝了……”

一句話,如驚雷,陸葉整個人徹底呆滯了。

爺爺,仙逝了……

陸葉生在醫術世家——北洛陸家。

父母早逝,他從小因為天縱奇才鋒芒畢露,被家里其他人嫉恨。

只有爺爺,一個人疼著他。

但最終,爺爺為保他平安一生,狠心讓他假死,將他徹底送出這個勾心斗角的家。

也是流落街頭的第一晚,他遇見了白風雪,這個令他一輩子心疼的女孩……

“小少爺,其實老爺子這些年,一直都在默默地關注著你,也一直在為你培養勢力。老爺子還有封信給你,我這就去接你吧。”電話里哽咽地說道。

陸葉答應了一聲,掛完電話,整個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個經常把自己扛在肩頭,喜歡用胡渣扎我小臉的爺爺……

那個半夜里偷偷溜進我房間,教我醫術,我一打瞌睡就敲我腦袋的爺爺……

走了……

陸葉沒發覺,眼淚已經滿臉。

直到一股燒焦味和濃煙,才重新喚起陸葉的心神。

糟了,湯燒糊了!

陸葉趕緊起身,但是已經晚了。

這時候,張若云直接從外面沖進來,捂著鼻子,破口大罵:“靠!你他嗎有病是不是!你是不是存心想報復我們白家,想把我們白家都燒了!”

“你的心怎么這么惡毒!”

“風雪嫁給你,簡直是瞎了眼!”

“離婚!馬上給我簽協議!我一刻都等不了了!”

張若云身后的白風雪,眼神晦暗,卻是沒有說話。

陸葉,你也會流淚嗎?

你是在為我們緣分已盡而傷心流淚嗎?

可惜,沒有用。

十年了,你懂我的心嗎?

我需要你為我流下的,不是懦弱無助的淚。

我要你為我流下的,是以棍為劍、生死無悔的熱血!

你敢為我生,我敢為你死……

你不懂……

而陸葉的腦袋,已經開始渾渾噩噩了。

大悲大痛,冷言冷語,狠狠地刺在陸葉的心上!

他腦袋一轟,眼睛,開始生出十年來!

第一抹凌厲!

他抬起頭,看向張若云和白風雪。

一個,囂張無度,刻薄無情!

一個,冷若冰霜,十年溫柔化絕情!

這樣的白家,我陸葉,不屑為伍!

你們不要后悔!

世間疼我愛我,惜我珍我者,唯我爺爺一人。

而我陸葉,不屑同情,無需憐憫,此間大道,一人足矣!

想到這,陸葉忽然起身,抓起臺上那兩份離婚協議書,直接簽字!

簽完字,他再度看了一眼白風雪,頭也不回地走出廚房!

而就是這一眼,讓白風雪的心里,掀起了驚濤駭浪般的震撼。

這眼神……

冷傲、霸道!

如一只負傷卻倔強的孤狼!

看著他大步離去,白風雪有種錯覺!

就好像,自己剛才每一個漠然的眼神,如箭如芒,都在他身上濺起了一捧血!

就好像,他離開的每一步,踏血而行,步步離殤!

這眼神,這身影!

不正是十年前,風雪夜小陸葉救下自己負傷離開的身影嗎!

如今,他身無傷,心悲愴……

想到這,白風雪眼淚刷的掉了下來,直接朝門外沖去!

而張若云看到白風雪居然反悔去追陸葉,氣得大罵一聲,也趕緊追了出去!

白風雪在門口,看見了一身冷傲的陸葉。

他好像,在等什么……

是在等自己的挽留嗎……

白風雪本想上去,卻忽然心底一酸,邁出的腳步,又縮了回去。

自己,還挽留他干嘛……

與其相看兩厭,還真不如,互斷一臂,從此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而張若云卻是直接沖了上去,指著陸葉罵道:“你小子狂什么狂!還敢給我們甩臉色了!這么多年,我們白家就是喂條狗都知道搖尾巴!你吃我們的喝我們的,就連結婚,一件聘禮都拿不出手,我女兒說什么了嗎?你還敢在我面前裝腔作勢!”

白風雪見母親還如此不肯罷休,趕緊上去,想要勸阻。

但是張若云卻冷笑道:“風雪,你還不知道這小子的德行嗎?你以為他真要走嗎?他一個廢物,身無分文的,能到哪去?他就是故意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博取你的同情。”

“我早就看穿他了!”

白風雪不忍看陸葉如此受辱而不還口,哽咽說道:“媽,不要說了,你也知道他身無分文,我們也算好聚好散,你口袋有沒錢,能不能拿點給……”

張若云鄙夷地看著沉默不語卻雙目赤紅的陸葉,心里痛快極了!

十年了,忍了他十年,終于到頭了!

我就要讓這小子身無分文餓死街頭!

讓他知道,沒有我白家的施舍,他在外面,連條流浪狗都不如!

白風雪看張若云不肯最后幫一把陸葉,嘆了一口氣,轉身要回里面拿錢。

張若云忽然目光一凜,趕緊一拉白風雪。

目光盡頭,一道黑線,緩緩出現。

“風雪,快看,那輛車是不是勞斯萊斯幻影?我還真第一次見啊,這線條,真漂亮!”

“也不知道哪個有錢公子哥開的,要是風雪你坐上去,那就是車美人嬌,你就應該過上這樣的生活知不知道。”

白風雪卻是目光緊緊盯著陸葉,看都不看那豪車一樣。

但是,張若云忽然我靠一聲叫了出來!

那輛勞斯萊斯,竟然停在了他們家門口!

張若云轉念一想,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是青峰派過來接你去吃燭光晚餐的!”

“我今天有跟他說你要跟這廢物離婚,他肯定開心壞了。”

“就是沒想到,他家居然有錢成這樣,風雪,你幸福之日來了!”

白風雪聽到這,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自己這個媽,太過分了。

陸葉還在這里,她說出這些話,豈不是讓陸葉更加難堪!

張若云看白風雪目光在陸葉身上,頓時冷哼一聲,卻是掏出一疊錢,直接塞給陸葉!

靠!算我張若云踩到屎了,丟了一千塊錢!

給他還真不如施舍乞丐!

至少乞丐還知道磕頭感恩!

“滾,聽到沒有!我女兒要跟新男朋友約會去了。”

一個帶著白手套的司機,已經站在車旁,打開車門,朝陸葉的方向做出恭迎的姿勢。

張若云看到這手勢,激動地推搡著白風雪,催促她快點去赴約。

而陸葉手里被塞了一千塊錢,忽然冷笑了出來。

錢啊……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錢算什么東西!

我陸葉要錢,足可富甲一方!

我陸葉要勢,當以君臨天下!

只是,我不屑!

我需要的,只是一個白頭爺爺,還有一份……

白頭偕老……

想到這,陸葉冷笑一聲,忽然隨手一撕!

十張鈔票拋向空中,竟是下起血色之雪。

他大步朝那輛車走去,張若云剛要怒斥,卻是看到了無比駭然的一幕!

那司機,恭恭敬敬地朝陸葉鞠了個躬。

陸葉,拉開車門,頭也不回地上了車!

小說《狂婿如龍》 第1章 風雪女神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