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我在午夜當木偶
《我在午夜當木偶》最新章節 我在午夜當木偶邱焱齊文昊全文閱讀

我在午夜當木偶 脆響

主角:邱焱齊文昊
主角是邱焱齊文昊的小說是《我在午夜當木偶》,它的作者是脆響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場看似簡單的婚禮,背后卻隱藏著一個又一個秘密;讓我一步步的走進無底深淵。百年來的隔世糾葛,滿含怨念....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6 15:24:3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催婚是當下所有年輕人夢魘一樣的東西,也正是因為這個才讓我見識到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我叫邱焱,是一個保安,記得那是一個夏天,我正在值班,我爹一個電話就打過來了,說同村的李大娘給我介紹媳婦讓我回去相親。

我直接就懵了,我爹雖然一直催我找對象,但是也不至于讓我放下我的工作吧?難道這是我大爺的主意?八成事這個原因,自從我堂哥走了以后,我大爺就有點想不開,經常跟我爹說我們老邱家不能斷了香火之類的,催我結婚。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難道我家有礦?我是個隱形的富二代?

看我支支吾吾的,我爹直接說要么回來,要么就永遠別回來。

從小到大我最怕我爹,我不敢耽擱,跟領導請了假以后我就火急火燎的回了老家,雖然被催婚很煩,但畢竟到了該談對象結婚的年紀了,我這歲數在我們村里其實早已成為了別人的談資,因為這我爹連最喜歡的下棋都給戒了,說沒臉出門。

當天下午我就回了老家,剛一進門就看到李大娘跟我爹坐在沙發上說話,我媽也在一旁笑吟吟的。

我爹說:“你看你看,我就知道這小子一說給他說媳婦,馬上就回來了。”

我:……

但是為了我爹的面子,我還是沒說出那句‘不是您讓我回來的?’

雖說是回來讓我相親,但我在家里等了兩天也沒等來那個姑娘,每天只有李大娘拿來的不同的照片,李大娘說這個女人是隔壁梧桐縣的,在村里面那可是俊后生。

照片上這個女孩我倒是見過,回來的時候我在我家門口見過她一眼,長得不賴就是沒說上話。

我覺得吧,既然人家害羞不肯見面,那就等有機會了再說吧,畢竟一直這么耗著也不是個事,而且單位扣工資扣得令人發指,所以在家里待了兩天,我就重新回到了單位。

回來肯定要跟隊長報個到的,說起我們隊長,無人不豎起大拇指,姓牛,挺壯實的一個東北漢子,對我們特別夠意思。

我敲了敲門便推門而入,“牛隊,我提前回來了。”

“我還以為你得明天回來呢。”他看起來心情不錯,說聲知道了,但在我要出門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來什么似的,問我,“小邱啊,既然你回來了,今晚能不能去二期那邊值個夜班?我不知道你今天回來,所以讓小高頂了你的班次,你看這……”

“沒問題牛隊,咱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這么客氣。”客套一番之后,我騎車回到了家里,晚上執勤,白天肯定得補一覺。

剛把電動車停到樓下,住三樓的林大媽就拎著垃圾袋下來了,隔著老遠老人家笑著跟我打著招呼說,“邱焱吧?”

我連忙笑著說是我,然后林大媽又說:“晚上大媽燉魚,記得來吃魚啊。”

“好嘞。”我笑著應了下來,本以為這是客套話,但是到了飯點之后,林大媽還真從三樓跑到八樓來叫我下去吃魚,看她那么熱情,我也不好推脫。

“邱兒啊,今年有二十五了吧?”電梯里,林大媽笑問。

“二十七了都。”

“二十七了?確實也老大不小了,你今天帶回來那姑娘,是你女朋友?長得挺秀氣的。”

一句話,我臉色瞬間白了下來。

我是一個人回來的……根本沒有什么女孩子跟著我!

看我臉色不大對勁,林大媽還以為是其他原因,她繼續說,“你也別嫌大媽啰嗦,我看那閨女就挺好的,跟你挺配,就是有點營養不良,臉色白的不像話,你說你也是,大媽好不容易燉一次魚,你還不讓人家下來,邱兒?你怎么了?”

“沒事。”我搖搖頭,擠出一絲笑容,告訴林大媽她已經走了,就是來看看我的住處而已。

這頓飯,我吃的一點味道都沒有。

我感覺我被臟東西給粘上了,而且極有可能就是我那個相親對象,因為如果不是有問題,誰特么相親一直讓媒人拿著相片?

這其中絕對有問題。

夜里十點半整,我騎車來到單位,今晚跟我一起執勤的是一個新人,姓齊,叫文昊;聽說是一富二代來體驗生活的,但由于公司人員調動,所以臨時把他調過來給我作伴。

上車之后,他告訴我今晚我值班地點臨時變動,二期有人值班了,讓我倆去三期那邊。

我呵呵一笑。

心說牛隊這次有點不講究了,三期那邊跟二期差了十萬八千里還要過東三環的立交橋,而且誰都知道三環立交橋剛開始修建的時候出事故死了人,還有人說不止一次見過那個死掉的鬼魂在這徘徊。

想到鬼這個字眼,我就想到了前兩天相親的事兒跟林大媽今天說的話。

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但是最讓我想不通的就是平時這里根本懶得配執勤人員,為什么偏偏今晚會讓我們來執勤?巧合?

“邱哥,你聽說過一件事嗎?”齊文昊開著車嘴巴還不閑著。

“啥事?”

“就是前幾年那橋剛開始修建的時候塌過一次,那個時候,一女的正好從橋下過,聽說人都給砸的稀爛。”

“聽說過,你特么大晚上的說這個,怪膈應的。”

因為在我們老家,有句話叫白天不說人,晚上不論鬼。

結果車剛開到東三環立交橋下,他就一腳剎車停在了這里,我一扭頭,問他干嘛?他說有點肚子疼,想上大號讓我等他一下。

我又是一個寒顫,我還來不及說啥,他就推開車門跑到旁邊的一個草堆里。

大號不比小號,我拿出手機尋思刷會微博,結果這剛掏出手機來車門就車門上那張臉給下了一跳,齊文昊臉色煞白,拼命的拍著車門。

我這剛打開門,他就一頭扎了進來。

不光渾身打著哆嗦,甚至他的指甲都嵌進了肉里、他眼睛都直了,還咬著自己的舌頭,但我隱約能聽清他說的話:

邱哥,我看到一個飄著的人頭,就在旁邊那個草堆里,快走,快走!

人頭?飄著?

我當時就感覺頭皮一麻,一扭頭,就看到那顆人頭就漂浮在那堆草上,一張掛著陰笑的刀條臉!

當時我想都沒想,坐在駕駛位上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就竄了出去……

小說《我在午夜當木偶》 第001章 特殊的媳婦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