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聽說大佬寵夫狂
《聽說大佬寵夫狂》最新章節 聽說大佬寵夫狂君輕封離全文閱讀

聽說大佬寵夫狂 月昔玦

主角:君輕封離
主角是君輕封離的小說是《聽說大佬寵夫狂》,它的作者是月昔玦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的人,別人不能看,多看一眼都像搶!君輕眸底幽暗,偏執而又瘋狂,看向少年:“永遠都逃不掉了呢。”少年....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5 11:01:2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她的人,旁人不能看,多看一眼都像搶!!!

她想殺盡他周身除她之外所有活物,讓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她要把他養成菟絲花,長在她身上,永遠都離不開她!

他若敢逃,她不介意讓六界皆為牢獄,逃無可逃!!!

…………………………………………

大魔王與小嬌夫日常:

君輕:小嬌嬌快到本魔碗里來!

封離:一只鞋子扔過去…

君輕:媳婦兒我錯了!

封離:甩去一塊搓衣板

君輕:自己寵的,得忍著!

某只小嬌夫得瑟搖尾巴,下一刻,大魔王伸出了魔爪…

封離:你給我下去…

君輕:乖,天黑該就寢了

封離艱難的抬起腦袋,瞥一眼窗外明晃晃的太陽。

這日子沒法過了!!!

(注意:本文后面些許暗黑病嬌,慎入!女主腦中只有廢料OOXX,不是好人實質不是人,慎入!女主位面無敵,男主嬌弱,女攻文,慎入!走劇情,慎入!口味略重,慎入!一旦進入,概不負責!)

…………………………………………

九重天外,瓊山之巔。

一白衣少女與眾人相對而立。少女眉如遠黛,一雙鳳眸眼尾微微上翹,瓊鼻小巧,鼻尖挺立,唇不點而朱,眼波流轉間盡是萬種風情。

遙遙一望,艷萍秋波,說不出的風華絕代,顛倒眾生!

忽地,少女鴉青色睫羽微闔,危險氣息撲面而來,周遭氣壓驟然降低,空氣似要結冰。

“君輕,你殺師滅祖,不知悔改,天地不容,今日吾等定要在此將你擒拿,還不束手就擒。“一位白袍老者手持拂塵往少女襲來。

君輕一個閃身便躲開了,側身瞬間,手持靈力直擊老者脖頸,霎時血花四濺,如霧彌散,氣絕而亡。

君輕睨了眼地上的尸體,心底止不住冷笑:殺師滅祖?天地不容?不過是你們這群道貌岸然偽君子自詡正義的遮羞布而已!

那人早就不配為師!

眼見少女徒手便將老者殺死,狠辣猶如地獄惡魔。

剩余之人均是面露猶豫,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敢上前。

君輕抬眸掃過眾人,冷嗤一聲,犯我者必誅之!

只見少女右手張開,手中黑劍***而出。運起靈氣,一個閃身往對面眾人而去,頓時,瓊山之上哀嚎遍野,凄厲之聲直入云霄。

“嘀嗒…嘀嗒…”

劍尖血滴不斷滑下,在這山巔之處,分外清晰。

君輕勾了勾嘴角,眸中猩紅一閃而過。

“天地不容嗎?那便覆了吧!”

話落,少女玉手微抬,虛空一抓,人便已至九重天。

天殿外,君輕一身白衣浸滿鮮血,裙擺無風自揚,嘴角依舊翹起,那弧度得體得令人發毛!

一雙鳳眸直視前方,那個所謂的天地主宰,九天帝神。

大殿之上,帝神正在與眾人商議擒拿君輕一事,不想下一瞬視野中就出現少女的身影,心下陡然一驚,表情微僵。

眾人見狀齊齊回頭看去,這一看,心臟差點沒跳出來。

這個殺神居然來了?!

紛紛低頭安靜如雞。

君輕無視掉眾人恐慌,步伐輕盈邁入殿中。劍尖滑過地面,響亮異常,仿若死亡之音,縈繞于眾人心頭。

君輕在帝神十步之遙處停下,嘴角弧度漸漸收斂,黛眸半瞇,沁出寒涼:“爾等想怎么死?”

帝神聞言,深感威嚴受到挑釁,正欲出口訓斥,卻見一灰袍老者暗聚靈力,想殺對方于出其不意。

君輕半分未動,只是那雙眸子露出譏諷。

就在眾人以為君輕要血濺當場之時,她動了。

轉身揮袖,靈力如刀,沖破老者攻擊,而后五指成爪,殘影如風,擰斷來人咽喉,松手,尸體豁然倒地,再無生息!

畫面太過血腥,使得殿上眾人心中警鈴大作,臉色慘白。

帝神見狀,終于按捺不住開口:“君輕,這里是我九重天,容不得你放肆!”

少女聽完,嘴角弧度漸深:“是嗎?放肆了,爾等又能如何?”

狂妄至極!

眾人哪受得了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心頭怒火頓起,各種口誅筆伐。

“君輕,你莫要欺人太甚!今日有吾等在,必要你有命來無命回!”

“妖女,吾等必要替天行道,將你斬殺于此!”

“此等魔物,世所難容,非死不可!”

霎時,眾人聚起靈力朝少女圍剿而去。

四面楚歌,岌岌可危,不但沒讓君輕害怕,反而使她更加興奮,眸底血色氤氳,手持利劍,身影快如閃電,穿梭于眾人之間,十吸不到,殿內倒下一片。

眾人大駭,眼中浮現驚恐!

而椅座之上,帝神瞬間起身,飛落而下,手中幻化出一柄長劍,劍身通體紅色,有虎嘯龍吟之勢,利劍出鞘,威壓撲面而來,殿內眾人似要窒息。

君輕眉頭一皺,氣血翻涌,喉中溢出腥甜,余光掃去,眸底劃過意外,竟是赤霄劍。

倒是把好劍,只不過…今日怕是要隕落于此了!

手心匯聚靈力,輸于黑劍之上,忽的,劍表面裂開,黑色物質層層脫落,劍身金光大盛,耀眼至極。

金光過后,劍紋顯現,一條長龍纏繞而上,龍目閉合,似要睜開。

帝神雙眸猛地一縮,“這怎么可能?”

軒轅劍不是億萬年前就隕落了嗎?為何會再度現世?這之中究竟有何秘密?

要知道像這種神物現世,必是要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的!

帝神腦中思緒翻飛,然投向軒轅劍的目光愈發灼熱!

呵,貪婪的偽神!君輕眸中盡是譏誚。

再不耽擱,持起利劍,手腕翻轉,步伐輕移動,攻向帝神。

帝神舉起赤霄擋住軒轅劍身,兩劍相撞,帶起氣旋,余波萬里,殿宇倏地化為齏粉。

剩余眾人皆是口吐鮮血,臥倒在地。

撤回長劍,閃步側身,君輕又是一擊,所用之力比之剛剛更是強大。

帝神心臟狂跳,手中赤霄裂開細縫,額頭驚出細汗。

難道他今日就要隕落與此嗎?不甘心,他不甘心!

機關算盡才坐上的帝神之位,怎舍得放手?!

眸底滑過陰狠。

君輕眼皮突的一跳,隱隱有種不詳預感。

果然,下一瞬間,只見帝神周身紅光大盛,口中咒語不斷,出口成符,密密麻麻,帶著古老而又黑暗的氣息,朝著君輕圍來。

速度快得讓君輕心驚,正欲飛身躲開,卻已被符文包裹。

頓時心生不妙,手指翻飛,凝出結界,注入靈力,然不過片刻,符文穿破而入,化為細絲鉆入君輕身體。

霎時,身體猶如針扎,冷熱交加,靈魂似要撕裂。

帝神吐出幾口鮮血,擦了擦嘴角,笑容得逞帶著癲狂:“上古禁術,離魂之咒,不離不息,世間無解!”

待對方剝離肉身,再乘虛而入,挖取混沌之心,將其吸收煉化,便脫離六界,不死不滅,成為至尊強者!

他籌劃這一切有多久了?可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靈魂生生剝離,君輕疼到扭曲,強大的意志力讓她尚保持一絲清醒。

這就是你們的目的嗎?追殺她這么多年還真是辛苦呢!她怎么好讓你們失望呢?!

嘴角弧度愈發詭譎。

下一刻,少女身體急劇膨脹,周圍靈力暴漲,狂風大作,天地失色,帶著摧枯拉朽之勢襲向眾人。

眾神心下驚濤駭浪,眼睛瞪大,還未來得及逃跑,就已被氣浪吞沒,灰飛煙滅。

帝神因為丟出瞬移符,才堪堪保住性命,卻免不了被自爆之氣震傷。

混沌之靈本就是天地寵兒,自爆的力量可想而知,席卷了大半九重天。

余波整整持續三天三夜,方才停歇,九重天更是變成一片廢墟,處處斷垣殘壁,毫無生機。

而眾神的隕落,必然引起九重天新一輪的勢力洗牌,不用多久,風云就會再起,免不了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日出日落,時間不知過了幾何,在一片茫茫虛空之中,靜靜躺著一位白衣少女。

眉如雅墨輕描,睫似蒲扇微彎,瓊鼻挺翹,朱唇泛白,雙眼緊閉,眉心隱隱蹙起,好似睡得級其不安穩。

此刻,一個毛茸茸的藍團子在少女周圍扭動著笨拙的身體,費力爬到對方身邊,伸出肉乎乎的短爪想要抓少女衣袖。

恰此時,少女似有所感,猛地睜開鳳眸,寒氣逼人,掃了過來。

小獸身體一僵,瑟縮一下,再不敢前進半分。

君輕收回目光,坐起身:“這是何處?你又是何物?”

小獸垂下腦袋,癟癟嘴,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蓄滿淚水:“嚶嚶嚶,寶寶也不知道這里是何處?主人,我是您的虛空獸啊。嚶嚶嚶…”

“閉嘴!”君輕額角跳了跳,覺得此物甚為聒噪。

眼底劃過殺意。

虛空獸猛地止住哭聲,一陣猛嗝,委屈巴巴的看向君輕,要哭不哭。

君輕嫌棄的移開目光:“為何我會在這?你又為何認我為主?”

一連兩個問題拋出,小獸蒙了一會兒,晃了晃腦袋,帶著嗝腔:“主人是在這是…嗝…因為寶寶啊…主人…嗝…就是主人…嗝…。”

聽到這個回答,君輕眉頭皺起,這只自稱寶寶的虛空獸,簡直蠢笨如豬!

掐著耐心,再度出聲詢問:“我是如何到達此處的?虛空獸又是何物?”

藍團子對了對手指,一臉無辜:“主人自爆肉身,靈魂差點消散,是寶寶用虛空之力帶主人穿梭過來噠,虛空獸就是寶寶啊,嚶嚶嚶。”

“停。”不打嗝了又開始哭,君輕眉頭皺得簡直能夾死蒼蠅:“你帶我來此有何目的?”

藍團子眨了眨大眼睛;“當然是讓主人穿梭三千位面收集混沌之氣啊,主人是混沌之靈,只要收集滿混沌之氣就能重塑肉身。”

話音剛落,君輕鳳眸危險瞇起,此物居然知道她的真身!要不要殺了呢?

藍團子瞬間打個哆嗦,內心汗毛倒豎。

嚶嚶嚶,這個主人好可怕!

眼看對方淚水又要奪眶而出,君輕終于撇過目光,幽然出聲:“再哭就沒必要存在了!”

虛空獸猛地打住淚水,要掉不掉,委委屈屈撅著小嘴。

君輕斜了一眼:“幫我穿梭三千位面?收集混沌之氣?”話至此處,嗓音忽的冷冽起來:“你背后之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可不信這世間會有白送的利益!

藍團子心中一顫,結結巴巴:“寶寶…也不知道,大…大人讓我來…來找主人的。”

這個回答讓君輕很不滿意,眉頭再度皺起,眼神如刀刮過某獸。

若非此地莫名其妙,除了自己就只有這只蠢獸,她可不會有耐心與其耗下去!

“說,穿梭三千位面需要我做何事?”君輕睨著某獸,音調冷得掉渣。

藍團子內心一片哀嚎,愈發結巴:“主…主人只需…需要找到混沌之…氣…吸收…”

君輕嗤笑一聲,臉色陰沉,背后之人果然好算計,這只蠢東西居然都不知道。

別讓她知道是誰!

墨色睫羽微掃眼瞼,眸底似有風暴涌動。

半晌,壓下情緒,清冷開口:“走吧。”

瞬間,虛空白光一片,空間扭曲,再無一物。

小說《聽說大佬寵夫狂》 第1章 血戰九重天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