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九州墓事
《九州墓事》最新章節 九州墓事張傳邦羅旋金全文閱讀

九州墓事 八尺鯨

主角:張傳邦羅旋金
主角是張傳邦羅旋金的小說是《九州墓事》,它的作者是八尺鯨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個怪異的玉扳指,牽出一段塵封的倒斗往事。1995年震驚全國的僵尸事件,讓我前往四川尋找有關失蹤四舅....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4 15:17:3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夜黑如墨。
濃密的林蔭和黑暗下,一隊人影正前后跟進,只聽得見碎步踩在地上的碰撞聲和衣物的摩擦聲。不一會兒這群人停在了一處荒郊的土崗前,“嘩”,只見其中一個人點燃火把,五個人的臉孔和身形馬上顯影出來。
“就是這地方”。陶牛跺了跺腳下的地面,看著眼前一道缸口大小的盜洞,順手將裹著油膏的火把扔了下去。黑黢黢的洞底,在火光下現出了一片明朗開闊的空間。
當地人陳三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興奮的表情寫在了一張胖葫蘆臉上,他對幾個人中的一位問道:“聶先生,你怎么看?”
他問的這個人帶著一副厚厚的方片眼鏡,偏分頭下長著一張中正清秀的臉,一身藻藍色的長衫穿到褪色,約莫三十出頭卻是一副斯文書生的打扮,瘦削的體型在這群五大三粗的壯漢中顯得格格不入。這人點了點頭,緩緩開口道:“八九不離十,這個地方有點門道的人都很難看出來,除非有當地人帶路”。
他說完頓了一頓,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接著說:“事情宜早不宜遲,我們還是趕緊下去吧。”眾人聽著他咬文嚼字的說話,其實都是一知半解,只是想等他發布指令,畢竟他是這次來的主事者,繁重的力氣活可以靠他們,但是除了這些,其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只有這位先生能做了。
幾個人聽完開始收拾準備,在即將下斗前摩拳擦掌,活動筋骨,陶牛把自己帶來的家伙都系在背上的布包里,看向一邊,大聲道:“怎么的馬花子,又怕了?!”
叫馬花子的人站在一邊,看著眾人將幾碗黑狗血,一些奇奇怪怪的黃紙符帶到洞里去,心下有些不自覺的發憈:“我我……還是給……給你們在外面把風,等你們出……出來吧。”
“他嗎的,看你那點出息樣。可別給我壞事了,不然待會出來老子饒不了你。”陶牛怒罵后,和其他人相視點了點頭,自己當先跳下了盜洞,接著聶先生、陳三和另一名幫工也陸續跟著下來,只留馬花子一人在上面守望把風。
眾人從地面下來不到兩人高的距離,之后是一段緩緩向下的斜坡,盡頭朝里是一面墓墻。這塊墻體看上去較厚,其實上面已有了明顯的挖鑿痕跡,在頭天踩點的時候已經被陶牛通過了一遍,如今只是填上去了幾塊磚塊用作虛掩。陶牛猿臂一揮,軍用鏟拍在墻上,兩三下的功夫就把墻通開了。
“從這里開始,我就沒動過了。”他說。
聶先生接過旁人遞來的電筒,照進了通道深處,一邊端詳墓道的具體情況一邊前進。陣陣陰風不時從里面吹出來,從臉到腳把人拂一遍,在這陰冷潮濕的環境里,硬是能給人身上吹出一層毛毛汗。
“先生,看出來什么了沒有。這個墓,是不是好墓啊?”陳三不由自主的問。從來下斗的路上起,他就按捺不住自己一身的興奮,腿肚子上陣陣的跳。
他會這樣打顫,有一部分是因為激動,想他陳三活了半輩子游手好閑,混吃等死的過著日子,至今還沒討到老婆,被村里人瞧不起,今天他就要干一番大事,讓他們見識見識,什么是狗眼看人低。
而另一部分,是因為內心的緊張,他也清楚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所謂尋龍問穴,盜墓下斗,無非是憑一身膽魄和伎倆,在這地下世界里往來穿梭,發一筆死人財!
既然是跟死人打交道,若自身八字不穩,命不夠硬,得不到財不說,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很有可能交待在下面,最終是人財兩空。陳三又想干點動靜出來出人頭地,又擔心危險的發生,所以十分敏感,在這下面有一肚子的好奇想要問。
“廢話,聶先生要找的墓,自然是好墓,夠你喝一壺的。”陶牛沒好氣的對他說。陶牛本名叫陶世勇,之所以都這么稱呼他,是因為此人力大如牛,再加上生的人高馬大,虎背熊腰,是這里出了名的壯漢,自是看不起陳三這樣的小混混。若不是陳三這個人從小頑劣,眼尖耳滑,知道這些村里老人都避而不談的地方,這兩個人也不可能組成同一個隊伍。
陳三聽后也不敢造次,老實的閉了嘴。聶先生并沒有理會他們,一言不發的從甬道走入前殿,這殿內有一座完整的石屏,將這里前后的空間一分為二。石屏之后的空間有一道石門,依照這石門的厚重度和格局來看,門后面應當就是正室。
陶牛看了眼聶先生,召集剩下的二人開始在墻上鑿洞,從墻上通洞到存放墓主人棺槨的正室相對來說最快,幾個人揮著工兵鏟和鐵鍬,在墓室里開鑿起來。聶先生則繼續打著手電,像是在這里尋找著什么,四處探照著前殿的環境。他和那些急于打開棺槨,搜刮珍寶和財物的莽漢完全不一樣,來到這里似乎是懷著別的目的。
他從進來之后就一直眉頭緊鎖,沉默不言,直到他把手電筒打在正中的石壁上,上面有一些繁復怪異的紋路,他又繞到背面,仔細一看,發現光線照到這里就變得黯淡了,仿佛被這東西吸收掉了一樣。
這不是石頭……
聶先生走上前,用袖子將壁上厚厚的灰撣掉,再用食指和中指在其上劃了兩下,湊到鼻尖上細嗅。
銅。
他越發覺得不對勁,于是走到另一面看了一眼。又再度轉過來。
如此重復,繞了足足五個圈。
陰和陽。
他突然意識到什么,第一次張口問道:“陳三,你當時聽那些老人說的,這是什么時候的墓?”
陳三聽到后想了一會兒,若有所思的說:“我想想,他們好像說的是離現在不遠,啊對,就是清朝的墓!”
清朝,不對!聶先生暗道不妙,剛要出聲喝止還在動工的三人,只聽得一聲悶響,土石齊塌,那墓室的內墻已被從外向里完全打通了。
三人正要說話,一股刺鼻的氣體從里傾巢而出,他見狀大喊:“不好!快躲開,這玩意聞不得!”說罷將衣衫從內里撕扯下一塊,從中再撕一截,連忙捂住自己的口鼻,另一截向他們投了過去。
“他嗎的這是什么味道!熏死你大爺了。”陶牛被這氣味沖的雙眼昏黑,忙掩住鼻子罵道。
離得近的幾個人被這劇烈的氣體嗆得不行,連連撤退,慌亂中也顧不上腳步,陳三一腳踏空狠狠地跌了一跟頭。
等到濁氣散盡,聶先生走上前去,查探幾個幫工的情況。陶牛甩了甩頭,撣走了一頭的昏沉,看來這東西沒讓他吃太多苦頭,另一個幫工由于接過了自己扔來的碎步,掩護的及時,也無大礙,倒是陳三,此時才拍了拍屁股從地上站起來,兩眼酸脹都有了血絲,看來就他方才被熏得最厲害。
“剛才這是什么氣味啊,是神仙爺爺的屁還是這墓主人的尸臭啊!嗆得老子真逮勁。”
“這是墓主設下的機關,目的就是讓前來的盜墓者中毒,好跟他一起陪葬。”聶先生淡淡道。
陳三聽完,一改往日的敏感怕事,指著那墓室里的棺槨就是一陣火起:“陪葬?呸,老子都走到這一步了,大活人還怕你個不會喘氣的不成。老子今天就要掀了你的蓋子,拿走你的明器,順帶還把你個龜兒子的壽衣給扒了,讓你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場——”
“住口,不要口無遮攔。”聶先生說道。他看了看那道被打通的墓室,厚重的棺槨就那樣擺放在墓室中央,冰冷而死寂,仿佛在向人發出一種無聲的邀請。看了一會兒,他面色凝重的說:“這座墓,和我之前預想的不一樣。我有種感覺,再干下去可能要出事。大家考慮一下,最好是今天就此打住,我們回去再從長計議。”
聽這么一說,幾個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畢竟是策劃者發的話,如果在此停手,就相當于宣布這趟差事告吹了。
“回去?這都挖到這里了,棺材蓋子一掀就是寶貝了,你他嗎的居然說要回去?!”陳三像炸了毛的貓一樣,齜牙咧嘴的向他***,“你是不是慫了?慫了就早點滾蛋,老子來開這個棺!”
“慢著!陳三,你怎么流血了?!”陶牛大聲喝道。
眾人都為陳三一反常態的暴躁感到驚訝,紛紛看去,這個家伙的臉上不知何時出了鼻血,并且越流越多,像掛面一般落到了衣服上,而他還兀自不知。看他歇斯底里的樣子,陶牛走過去一把手給他制住,放到在了地上才消停。
他看著這樣的局面,說:“大家這一路下來也忙活了挺久,先生你看,打道回府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說到底,這處墓計劃了那么久,如今正殿都打通了,放著不動豈不是便宜了后來人?
聶先生沉默半晌,也不再制止,只看著他們先走進去。正室里面的長方體棺槨,通體蓋著發灰的石蓋。陶牛和幫工拿出物件,只需撬開棺槨,下面就是棺木了。這當的功夫,聶先生點著了一柄油燈,走到墓室的東南角,讓它緩緩燃燒。
一會兒過去,墓室里只剩下一副棺木,眾人合力抬開,從里面飄出一股成年的腐臭味。他們朝里望去,只見棺內躺著一具高大的男尸,身型健碩,穿著清朝年間的將服,看上去確是如陳三所說。但是再一看,這具尸體全身腫脹,四肢發端都長出了白毛,聶先生怔了一下,叫他們只許動棺里周圍的明器,凡是尸體身上的東西都不要碰。
陶牛他們遵照執行,戴上手套,謹慎的取那些細碎的陪葬品,看著穿戴在尸體身上的首飾、腰帶和環佩之類的物件,沒有妄下心思。
聶先生自己對這些不為所動,這里還有一些他沒想通的地方,他掃了眼棺內,又把目光看向墓室四周,發現自己點的那盞燈,火焰不知從何時變成了青綠色。
怪了。見這鬼火一般的燈燭,他回頭發現陳三不知何時溜了進來,居然在對尸體身上的寶貝打主意。對于如此異化的尸身,陶牛都不敢妄動,何況是陳三,但此時的他哪還有一點人樣?只見他雙眼發紅,滿臉滴血,正在像餓鬼一樣啃著尸體的手,想把他拇指上的一枚扳指給咬下來。
混賬!聶先生大叫一聲,另外裝財物的兩人急忙沖過去,把陳三拉下來。那陳三像是中了邪,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死死抓著尸體不放,看來是之前吸了太多尸氣,中毒很深。他七竅流出的血滴在了那尸體的手和身體上,阻攔都來不及。
聶先生連連搖頭,直嘆沒算到這一出,這墓主人讓他們進來之前中毒,之后用他們的血來引起尸變,這是中了別人算好的道兒了。尸體沾了活人的陽氣,都會有詐尸的跡象,這陳三的血一股腦的滴上去,活活流了一手,這不是養尸而是醒尸!突然間,只見那男尸像是受到感知一般,一身的白毛在一下子豎立起來。
只聽嗷的一聲怪吼,那粽子一挺從棺材里坐了起來,旁邊三人都被這一下震倒在地。還沒來得及反應,離得最近的陳三就被這粽子一手拽了過去,如同提一童稚一樣,張開血口對著他的脖子就咬,陳三半邊的頸口被咬了下來。
粽子咬完后一甩,將陳三重重地甩在地上,他的身首幾近分離,脖子上的血濺了一地。眾人慌忙取出家伙,陶牛抄起工兵鏟,對著湊上來的粽子就是一敲,這一鏟像是打在鋼板上,一聲脆響過去對方卻是安然無恙。粽子雙臂一掃,將鏟子打了回去,眾人見勢后退。聶先生剛撤到墻洞一邊,這怪物已經追了上來,另一個幫工拿出黑狗血,迎面潑在它身上,只見這怪物揮手一抓,發出幾聲慘叫,變得更加的暴烈。聶先生被推著往外,一股力量將他帶倒在地,只聽得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回頭一看發現那位連姓名都不知道的幫工,已被粽子架著肩膀抓了回去,一手怪力從肩頭往下一撕,整個人就這樣被撕成了兩半!撲面而來一陣腥味,聶先生忍住胃部的翻騰,拔頭就往外爬。
剛爬到前殿,感覺腳下一重,原來是被白兇抓住了右腳腕,正要把他往里面拖去。聶先生沒了命的呼喊,突然一支工兵鏟打下來,鏟在了這只手上,陶牛從后面趕了出來對他說:“快跑!”
說完又大力揮出一擊,這一鏟打在白兇的后腦上,那白兇吃痛松開了手,聶先生得以抽出腿,趁機從地上爬了起來。白兇轉過身去,一聲怪吼撲在陶牛的身上,陶牛的工兵鏟被這一下打掉,反倒血氣翻涌,使出雙手將這白兇從背后死死鉗住,猛地朝這邊大喊:“快跑啊!”
見著白兇在大漢的身上啃咬,聶先生心一橫,奮力往外面跑去了。身后傳來刺耳的叫聲,他是再也不敢回頭,一步并做兩步的跑,跑到了盜洞處,抬頭就朝外面叫人。
馬花子在上面聽到聲音,連忙丟下繩子,很快把他給拉了上來。看著聶先生狼狽的模樣,馬花子舌頭打結,惶恐的問怎么只有他一個人上來。
“快!快把這洞填回去。”聶先生焦急的命令,剛上來就一心顧著把盜洞封上。馬花子見狀也不敢多問,哆嗦著跟他做了起來。
外面新挖的土覆蓋上去還是松的,馬花子鏟過之后想把地給踩實了,繞到了填過的洞口邊。他停下手里的動作,愣了一會兒,轉過頭對著聶先生說:“先生,下面好像有……有動靜。”
聶先生聽完一怔,在填洞的時候沒有發現,的確有一種細微的聲音在這地下,而且正離他們越來越近。忽然,從馬花子腳下的那塊地穿出一支大手,猛地抓住他的腿往下拽去。
長滿白毛的手上,突兀的長指甲嵌進了骨肉,說時遲那時快,馬花子還沒來得及慘叫幾聲,就被生生拖到了地下去。地上還殘留著人身上的肉屑,聶先生的眼前濺得全是血。
他放下家伙,肆無忌憚的跑。透過被血糊的臟兮兮的鏡片,看這天上都是掛著一輪血月,到處都是黏膩的腥臭味,而這里就是閻羅地獄。

小說《九州墓事》 楔子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