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
《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最新章節 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黃玲樂林丹全文閱讀

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 女喬

主角:黃玲樂林丹
主角是黃玲樂林丹的小說是《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它的作者是女喬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小時候撿了一塊玉佩,以為是個寶貝,沒想到被套路了,居然是個死鬼扔給自己的聘禮,十八歲生日的那晚,我被....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4 14:37:1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傳說中,湖中兒不可活,湖中女,更是極陰極寒的陰命女,尤其是在七月十五晚上,臨近子時在湖中誕生的女嬰,更是被老一輩的人稱為:陰生女!
傳說中,陰生女,為鬼而生,認鬼為夫,命理極硬,而我就正好是七月十五臨近子時在湖中出生的陰生女。
我一出生,我娘就死了,姥姥不肯告訴我她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只知道每到七月十五的晚上,姥姥都會帶我去我出生的湖中,撐一艘小船,在湖中燒黃符。
我的生辰本就不吉利,又逢出生死了娘,好在姥姥將我在湖里出生的這件事給瞞了下來,不然,我早就已經被家里人浸在尿桶里面給淹死了。
在我十八歲的那天晚上,吃完飯的時候,姥姥遞給我一個非常陳舊渾身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盒子。
我欣喜的打開,盒子里面安靜的躺著一塊上好的白玉,我激動的將它拿出來掛在脖子上。
“這是我的生日禮物嗎?”
每逢我的生日姥姥總是很傷心,再加上我的生日是鬼節,更不能大肆張揚,因此從小就沒有收到過禮物的我,顯得特別興奮。
姥姥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嘆息了一聲。
“這個白玉平安扣本來就是你的,這是你小時候出去玩,在外面撿回來的,我看著還不錯,怕你丟了,就幫你收了起來,今天你十八歲了,就當是姥姥給你的禮物吧。”
我點點腦袋,完全沉浸在收到禮物的喜悅里。
我叫黃玲樂(yue),可我并不是孤兒,聽外婆說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經有了一個姐姐,只是沒多久就夭折了。
我是在姐姐死后的第二年七月十五出生的,那也是前一年她死去的日子。
迷信的奶奶認為我沒有轉胎,身上帶著姐姐的陰魂,害的她沒了兒媳婦,我爹沒了媳婦,非得把我掐死。
因為七月十五這個日子是傳說中的鬼節,再加上我娘因為我死了,所以我出生就被奶奶認為是個不詳的人。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出生的時候,家里的動物全都死光了,這也是他們為什么非要把我弄死的重要原因。
我出生的時候,只有姥姥一個人在場,她似乎明白陰生女這個道理,硬是沒讓奶奶他們把我掐死,就把我抱了回去,一養就是十八年。
夜晚,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耳邊傳來一陣陣敲鑼打鼓的聲音,而且那個聲音還在不斷靠近,越到后來聲音越是響亮。
吵得我有些睡不著,皺了皺眉頭,有些生氣,不知道誰家娶媳婦,非得這樣大半夜的,真是,還要不要人睡覺了?
我煩躁的把被子往頭上一蒙,準備繼續做我的美夢。
不久之后,感覺他們已經到了我家門口,一直吹著,打著,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
“吉時已到,喜婆,還不快去請娘娘上轎?耽誤了時辰,你可擔待得起……”
說話的聲音很尖銳,拖得也很長,傳進我的耳朵里,讓我覺得心里很不舒服。
想睜開眼睛看看,卻怎么都睜不開,我使勁在自己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劇烈的疼痛感,讓我醒了過來。
我睜開有些迷蒙的眼睛,就看到我的床前飄蕩著幾個紅色的影子,其中一個正臉色慘白的看著我,見我醒來,陰森森的笑了起來.露出雪白的牙齒。
“娘娘可是醒了,那就隨老奴更衣上轎吧。”
“啊,鬼啊……”從小就膽小的我,嚇得尖叫一聲,然后再也沒有了知覺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大床上,頭頂上被蓋著一個紅色的頭巾,就像結婚時候用的蓋頭一樣。
我伸手拽了好幾下,發現根本拽不下來,想到我被嚇暈過去之前的事情,心里更加的害怕起來。
我從床上站起來,透過頭巾下面露出來的縫隙看到,整個屋子都是紅色一片。
就連我剛剛坐的那張木質雕花的大床,還有被子,蚊帳,甚至連窗簾都是紅色的。
可就是這種喜慶的顏色更加讓我覺得害怕,我甚至恍惚覺得那些紅色都是被鮮血染紅的一般。
下意識的往后退了退,身子低到了門上,靠到實物的感覺,稍微讓我安心一點。
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腦子里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點離開這里。
當我伸手去開門的時候,看到我的袖子,才發現,我竟然穿的不是我的睡衣,而是一種又大又肥的裙子。
腳上竟然還是那種很古老的繡花鞋,看到這些,我心里的恐懼不斷加深,越看自己這身打扮,越像是電視里面古代人結婚的那個造型。
是誰給我換的衣服?
難道……
想到昏迷之前自己聽到的話,還有屋里飄蕩的那幾個鬼影,我再也不能淡定,直接拉開門,就沖了出去。
“哎喲!”
剛出門,我就感覺自己撞到了一堵墻上,疼得我眼冒金星。
我伸手揉了揉自己被撞得生痛的鼻子,使勁拽了拽頭頂上那個該死的紅頭巾。
“嗤,娘子就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投懷送抱?”
頭頂傳來一個嗤笑,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
只是,這是什么對白?
我不是撞到墻上了嗎?
直覺他應該不是跟我說話的,我也沒有理會,繼續撕扯著頂在頭上的紅頭巾。
我都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整我,把這個東西用膠水沾在我頭上了,頭皮都扯痛了,還弄不下來。
“唉”
耳邊傳來一陣嘆息,沒等我反應,便一陣天旋地轉,等我回神的時候,我已經坐在我剛剛坐的那張大床上了。
還沒等我弄清楚怎么一回事,那個人就又開口了。
“若是為夫不給娘子掀蓋頭,你自己是拿不下來的。”
說完就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個東西,慢慢的靠近我。
蓋頭?
我記得,那個桌子上放的是一個秤桿,對了,那好像是結婚的時候,新郎用來給新娘子掀蓋頭的。
那就是說,他是我的新郎,我這是跟他結婚?
不,不行,看這個樣子,我一定是遇到不干凈的東西了。
他要是個鬼,我嫁給他,那不就得死?
老天,我還不想死。
“!”
就在他馬上就要挑開我的頭巾的時候,我喊住了他。
“是不是你挑開我頭頂上這個東西,我們就成親了?”
“是的,有什么問題嗎?”
“有,大有問題,我什么時候說過我要跟你成親的,我見過你嗎,我們談過戀愛嗎?你不能不顧我的意愿,強行娶我。”
其實我的心里害怕極了,可又不得不強自鎮定,若是被鬼魅纏上,我以后還有好日子過嗎?
為了擺脫他我也是拼了,說完了我才后悔,渾身都出了一身冷汗,若是惹怒了他,把我吃了怎么辦?
“強行?呵呵,怎么會,你可是收了吾給你的聘禮白龍玉的,而且吾還知道,此時你身上還戴著它。”

小說《盛寵陰婚:鬼王真絕色》 第001章 白玉為聘·鬼王娶妻!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