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茅山厄事
《茅山厄事》最新章節 茅山厄事常大牛陳三全文閱讀

茅山厄事 佚名

主角:常大牛陳三
主角是常大牛陳三的小說是《茅山厄事》,它的作者是佚名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屬虎,小時候父親給我取個了名字叫常大虎,直到遇上了那瘸了一條腿的老和尚,他說虎性大兇不利,讓我改名....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19 17:59:54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我叫常大牛,家住橫山縣黑龍村,因家境貧困,不得不領上了一份葬禮雜事貼補家用。

今天是我第一天當工,領我來的老師傅陳三,一路都叮囑我這,叮囑我那,可我哪里有心思聽他啰嗦,我只是一心想把今晚給過了,待明天主家下葬后領錢了事。

都說,命由天定,我這人就是不相信,打小就有股子倔脾氣,這次領這份葬禮雜事,一來呢是家里真的缺錢,二來,我總聽人家說鬼說怪,我卻是沒見過,有意見識一番。

“大牛,你屬啥?”眼看就要到主家了,陳三又開始啰嗦起來。

“我屬牛。”

我隨意回道,其實我不屬牛,我屬虎。

陳三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帶著我就往主家家里走。

這辦喪事的主家姓龍,不止在我們黑龍村有些名頭,就是十里八鄉也是有頭有臉,早年主家的兒子就出外打工,沒幾年就發了大財,回來給主家又是蓋房子,又是***的,羨煞旁人。

只是可惜,主家沒那福分享清福,三天前突然暴斃。

有人說主家死的離奇是那個東西做的,也有人說主家是遭人嫉妒被人害死的,比起前一個說法我更贊成后一個說法,因為我們村并非同宗,而是抗戰時代一伙人逃難而來,姓氏雜亂。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嫉妒之下殺人,也不是怪事。

龍家的院落及大,小樓兩層,于我們黑龍村各家的瓦房相比,那是鶴立雞群。

陳三除了帶著我,還有另外三個同村的年輕人。

葬禮雜事,其實主家死后,就請了過來,但也不知什么原因,那幾個雜事昨天突然跑了。

陳三交代過,讓我們到龍家以后,不隨便說話,一切有他做主。

陳三,已年過半百,但身體很是硬朗,走起路來龍行虎步,一雙囧囧大眼,要不是他兩鬢斑白,以及留著灰白交加的山羊胡,準以為他是個偏大一點的小伙兒。

他帶著我們一走進龍家,就有人迎了上來,不過上來的卻并非龍家的人,而是一個身穿黃袍的道士。

道士上前,先跟陳三打了個招呼,隨后把目光看向我們幾個年輕人,許是我自我感覺良好,我覺得道士在看我的時候,眼神有些不太一樣。

“都是硬朗的小伙子。”

陳三笑道。

“得,那就開工吧。”道士擺了擺袖子,可陳三卻沒有動。

“怎么?”

陳三摸了摸山羊胡,道。

“這小伙子可不好找呀,咱還是把工錢的事說清楚的好。”

一聽陳三這么說,道士的眉頭壓了下來。

“老陳啊,你這可是坐地起價呀!”

陳三不以為然,依舊一臉的笑意。

“黃道長您這話嚴重了,俗話說,一分錢就一分貨,您也知道昨天發生了啥,這活風險可不小呢。”

“少拐彎子,一人五百!”

黃道長伸出五個指頭。

這話一出,喜的我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給龍家干活。

五百呀!

我爸媽在田里忙活大半年也不一定能剩出來。

我一臉期待的看著陳三,想他答應下來,可誰知,他竟然轉身就往門外走!

他一走,其余的人也跟著走了,我自己自然也不好意思留下來,只得跟上,只是踏出龍家門檻的瞬間,我恨不得上前揍一頓陳三。

“一千!一人一千!”

我的天!我此刻甚至懷疑我是不是聽錯了,那道士見我們要離開,竟然直接開口說一千!

“一千五,少一分不做!”

陳三也不回頭,直接道。

又一記重磅,轟鳴在我的腦海,叫我不可思議的是,老道士居然同意了!

一千五百塊啊,這完全顛覆了我對金錢的認識,在我們這樣貧瘠的山村里,別說一千五,就是一百五恐怕也得做苦力做好幾天。

而干農活的話,更是近一年的收入了。

只是奇怪的是,盡管價格很高,但陳三卻沒有一點高興掛在臉上,反而一臉的陰沉。

“今晚大伙兒一定要謹記我的話,千萬不要胡亂干活,進出靈堂時,禮數絕不能少!”

陳三再一次鄭重的告誡我們。

所謂雜事,自然是什么都干的,搬桌抬椅,燒火做飯,掃地燒香,總之只要龍家需要,我們就得去做。

我們的工作由陳三分配。

“大牛,你屬牛,今晚就守在靈堂外,有人進去燒香你就遞香,遞香的時候記得管燒香的人討個吉利。”

聞言,我趕緊點頭。

遞香討吉利,這可是肥差,吉利不管多少,那都是錢啊,并且白事一行里有規矩的,討的吉利都歸自己,不用平分。

我本以為我分到這份差事,會引來其他人的嫉妒,可他們聽到我當了這份差事后,不但沒有嫉妒,反而松了一口氣,仿佛這份差事有多可怕一樣。

既然他們都沒意見,我也樂得自在,一想到有錢收,我心里就癢癢。

陳三又交代了我幾句后,就領我到了靈堂前。

到地兒,我才知道他們為什么并不嫉妒我的這份差事!

我一心想著錢,卻忘了靈堂正是主家在的地方,因為沒下葬,所以棺材蓋是沒蓋上的!

我站在棺材的旁邊,手里拿著香,有人上前來上香我就遞香過去,討個紅包。

說實話,雖然我不信這玩意兒,但看著一個面色蒼白身穿壽衣的老頭躺在棺材里,我還是不禁有些發毛。

慶幸的是,在棺材的前面,還有兩個孝子,不然如果上香的人斷了,可就只剩下我自己單獨和主家在一起了。

這兩個孝子,一男一女,很是孝順,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特別是有人來上香的時候,我好幾次都怕他們把自己給哭暈過去。

就這樣過了大半夜,上香的人漸漸零星起來,到最后,再沒人過來。

這時,我竟看到兩個孝子摘掉身上的孝服,坐在地上,男的抽煙,女的拿出零食在吃,時不時對上一句,小聲的說笑。

這一幕,看得我傻眼。

什么情況?死了爹還能笑出來?

見我看他們,男的抽出一支煙遞給我。

“兄弟,這都沒人了,還裝啥呀,來抽根煙提提神。”

裝?

我一臉疑惑,完全摸不著頭腦,難不成這兩個是請來的孝子?

“你們是請來的?”

男的一聽我說話,嗆了一口煙,連連的咳嗽。

女的則捂著肚子笑。

“傻小子,你都是請來的何況是我們呢,你可知遞香討吉利,一般都是主家至親不?”

這還真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別怪,孝子居然還有請的!

我接過男人的煙,點著抽了起來。

我們說了幾句,我才知道原委,原來龍家的人一個都沒有在,整個喪事都是由黃道長代替龍家人主辦的。

我還奇怪,怎么上香的人看到我遞香給他們的時候,一個個眼神都挺怪的。

我心里一頓把陳三狠罵,我被他賣了還不知道。

但話又說回來了,主家的后人真是不孝順,送終居然還請人。

“哎,他們這樣做,恐怕主家死都不瞑目啊。”

我不禁嘆了句。

哪知我剛落下口,戴孝的女人就趕緊給我捂上。

“小伙子,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啊。”

我一把拍開她的手,不以為然,正要出口反駁她,卻看到男人一臉驚恐的看著棺材。

“都……都別說話!”

小說《茅山厄事》 第一章葬禮雜事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