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武俠 > 傲視傳奇
《傲視傳奇》最新章節 傲視傳奇莊無情白少山冷雨寒全文閱讀

傲視傳奇 灰機

主角:莊無情白少山冷雨寒
主角是莊無情白少山冷雨寒的小說是《傲視傳奇》,它的作者是灰機寫的一武俠類小說,文中的武俠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世情仇心亦殤,萬千風流為復仇!這是一個江湖,一個充滿陰謀和詭計的江湖!武林盟主一夜被殺,真兇是新的....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2 07:45:5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霧氣彌漫在空中,朝陽城的街道上稀稀疏疏的沒有多少人,在靠近南城墻角落的一個客棧內,走出來幾個帶著斗笠的黑衫人。這些人影步履矯健,行色匆匆向朝陽城南城門走過去。

南城門處,有一頂青布轎子,四個轎夫抬著轎子,顫顫悠悠的走來,而在轎子旁邊,一左一右跟著兩個丫鬟。

黑衫人和這青布轎子擦肩而過,并沒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出了朝陽城,向南方走過去。

等那些黑衫人走遠,轎子被一雙白皙的手輕輕挑開,露出來一張很嫵媚很漂亮的臉龐。這個女子,在朝陽城內外,還是很有名氣的,她有名氣的緣故,便是因為她的丈夫。

而她的丈夫,便是冷傲山莊的莊主,江湖里面有名的大俠莊無情。

莊無情在江湖當中的地位非常的顯赫,尤其是在十幾年前,他和當時的武林盟主白少山并成為武林雙雄,莊無情和白少山的關系很好很好,冷傲山莊和江南白家堡可謂是江湖當中的兩大圣地。

這女子喚作二娘花夫人,真名叫做花蓮鳳,以前是莊無情的小妾,不過莊無情的大老婆病逝以后,這花蓮鳳便被莊無情給提拔為正弦妻子,是現在冷傲山莊的掌家。

花蓮鳳目光淡淡,向著轎子旁邊的一個丫鬟道,“小碧,剛才過去的人,看起來渾身都是殺氣!”

“我心里面有點不太舒服,咱們回去吧!”

“夫人,這次我們出來是來找大少爺和大小姐的,這樣回去的話???”

丫鬟小碧低聲道,“要是老爺知道大少爺和大小姐又偷偷溜達出來,奴婢唯恐老爺會怪罪下來。”

“這兩個淘氣的家伙,真是一點都不給我和老爺省心啊!”

花蓮鳳笑道。

丫鬟小碧嘴里面的大少爺和大小姐,便是冷傲山莊莊主冷無情的兒子和女兒。這兒子喚作冷雨寒,今年十八歲,自幼跟隨者父親冷無情學習武功,武功上的造詣有點小成。

而那女兒,喚作冷冷芝靈,今年十七歲,生的清秀脫俗,落落大方,是朝陽城遠近聞名的小美女。不過不管是冷雨寒還是冷芝靈,這兩個人從小都被冷無情看做是掌上明珠,一直比較溺愛。

也正是這樣的溺愛,導致現在的冷雨寒和冷芝靈兩個人都肆無忌憚,無法無天,非常愛闖禍。兄妹兩個人經常從山莊里面偷偷溜達出來來朝陽城等周圍的幾座城鎮來逛游。

冷傲山莊在江湖當中很有地位,不過正所謂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很多很多,莊主冷無情在江湖里面的朋友很多,不過仇敵也很多很多。

為了保護冷雨寒和冷芝靈,冷無情一直對這兄妹兩個人限足。不過這兩個人天生喜歡玩鬧,從來不將這些危險放在心里面,這讓冷無情和花蓮鳳很頭疼。

這不,今天冷雨寒和冷芝靈又偷偷摸摸的從冷傲山莊里面溜達出來,沒有了蹤影。花蓮鳳從奴仆哪里得知了消息,便帶著兩個丫鬟出了冷傲山莊來尋找冷雨寒和冷芝靈。

朝陽城的大街上,冷雨寒和冷芝靈兄妹兩個人,正在大街上的一處泥人攤前面蹲在哪里看一個老頭在哪里捏著泥塑。兩個人全神貫注,倒是根本不留意他們偷偷溜達出來給家里面造成巨大的影響。

“哥哥,咱們這次偷偷溜達出來,會不會讓父親大人震怒?”

冷芝靈到底是女孩子,和哥哥冷雨寒比較起來,膽子還是小了許多。看了一會老頭的泥塑,便覺得沒有了什么興趣,心里面有擔憂著會不會被父親懲罰,更是沒有了什么興致。

不過,和冷芝靈不同的是,那冷雨寒卻是十分認真,大眼睛一直都盯著老頭的手指動作,同時自己的手指也在不斷的模仿著這些動作,看起來似乎是在偷師學習一般。

“哥哥,你在干嘛的?!”

冷芝靈看著冷雨寒認真的樣子,不由的撅了撅嘴。

“我在偷學這泥塑!”

冷雨寒笑著趴在冷芝靈的耳畔,低聲笑道,“我看這老頭的泥塑捏的很好,我打算捏一個嫦娥仙女送給你,當你的生日禮物!”聽到冷雨寒的話,冷芝靈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這兄妹兩個人差距只有一歲,年齡和性情都是相同的,兩個人之間的兄妹情誼倒是很深厚。這些年來,冷雨寒和冷芝靈兩個人幾乎是形影不離,反正有哥哥冷雨寒出現的地方,便有妹妹冷芝靈的蹤影。

而且,在妹妹冷芝靈的面前,冷雨寒一直都扮演著強勢兄長的角色。

“哥哥,你學的怎么樣了?”

過了一會兒,冷芝靈笑道。

“好啊,你個小鬼,這是要偷學我的手藝啊!!”

冷芝靈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大,正好被擺攤的老頭給聽到。那老頭停下來手里面的活計,認真的看著冷雨寒道,“其實,你偷學我的手藝,我早就看到了。”

“給你一團泥,你捏一個我看看!”

看的出來,被偷師學藝的老頭并沒有生氣,而是將一團泥塑扔到冷雨寒的手里面。冷雨寒將泥塑攥在手里面,內疚的笑了笑。他手指微動,模仿著老者先前的樣子,在手掌里面慢慢的捏著。

不一會的功夫,冷雨寒的手里面,便出現了一頭小豬崽。

“哈哈,好難看的小豬仔啊!!”

看著冷雨寒手里面的泥塑,冷芝靈哈哈大笑起來。冷雨寒到底是學習的時間很短暫,第一次捏出來的泥塑小豬仔和攤位上這老頭捏出來的小豬仔差距真的很大很大。

“恩,不錯不錯,看來你很有這方面的天賦啊。”

那老頭笑道。

在這老頭的眼睛里面,第一次動手這小子便能夠捏出來一個成型的泥塑,這本來便是很厲害的。要知道泥塑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實際操作起來,都需要師父的言傳身教。當年這老頭子年輕的時候,也是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捏塑出來一個擺件罷了。而面前這個氣質看起來很富貴的少年,能夠有這樣的作品,天賦上早就超越了他。

“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以后我就交給你這泥塑的本領。”

老頭笑道。

“多謝師父!”

冷雨寒恭敬的向這老頭行禮,他這個人雖然是調皮了一些,不過家里面的家教非常的嚴格,從小就讀的是儒家圣賢的書籍,文人做事還是很有禮貌的。

當下,冷雨寒和冷芝靈這對兄妹,在老者的泥塑攤前面學習了許久,這才覺得有些神情疲憊。便在這個時候,冷雨寒呀的一聲叫了起來,冷芝靈順著冷雨寒眼神的方向看過去,便看到在街角處,拐過來一頂轎子。

那轎子,是一頂四個人抬起來的小轎子,并不怎么雍容華貴,不過冷雨寒看到第一眼,便知道轎子里面坐著的人是誰。

“姨娘來了,咱們快走。”

冷雨寒拉著冷芝靈,兩個人的身影從這泥塑攤位前面迅速的走開。捏泥塑的老頭正興致勃勃的給冷雨寒和冷芝靈講述,一抬頭看到面前沒有了人影,不禁氣的眉毛和胡子都在跳動。

???

“可看到了少爺和小姐?”

青色的轎子里面,花蓮鳳的聲音響起來。

“回夫人的話,沒有看到少爺和小姐!”

丫鬟小碧目光在大街上看了一眼,因為今天的人比較少,霧氣現在已經基本上都散掉了,一眼就能夠看到大街的盡頭。街道上并沒有冷雨寒和冷芝靈的蹤影。

“唉,這兩個孩子,真不讓人省心啊。”

花蓮鳳微微嘆息道。

“夫人,我們怎么辦?”

丫鬟小碧請示道。

“去陳錦記一趟,我的胭脂水粉,倒是用的差不多了!”

花蓮鳳笑道。

轎夫將轎子抬起來,花蓮鳳便帶著丫鬟小碧等人去了陳錦記。在轎子走遠了以后,在一間門庭的陰影里面,冷雨寒和冷芝靈的腦袋伸了出來。

“差點被姨娘給逮住!”

冷雨寒心有余悸道。

“姨娘都出來了,不知道父親大人知不知道。”

冷芝靈擔憂道。

他們兄妹兩個人,真正擔憂的倒不是花蓮鳳,而是他們的父親莊無情。被花蓮鳳抓回去,不過被教育一番,而如果被父親莊無情給抓回去,那么肯定會被禁足一段時間了。

每每提起來禁足,這兄妹兩個人都有些心有余悸。

“我的眼皮總是在跳,心里面不踏實,哥哥咱們還是回去吧。”

冷芝靈道。

“好。”

不單單是冷芝靈的眼皮子在跳動,便是這冷雨寒的眼皮子,剛才其實也是微微跳動了那么幾下。都說左眼皮跳財,右眼皮跳災,他們跳的都是右眼皮。

冷雨寒的心里面也是不踏實,當下兄妹兩個人從朝陽城里面偷偷溜達出來,向著朝陽城南方十里開外的冷傲山莊走了回去。為了避免走大路可能遇到冷傲山莊的奴仆們,冷雨寒和冷芝靈兩個人都是偷偷摸摸的走著小路。

朝陽城南,十里開外,在花紅和綠柳之間,便有一座巨大的庭院。這是一片山莊,便是江湖里面赫赫聞名的冷傲山莊。平時的冷傲山莊,一片清幽,而現在卻是一片噪雜的聲音。

在那噪雜的聲音里面,甚至于還有兵刃碰撞的聲音。

庭院深處,地面上橫七豎八躺著很多的尸體,鮮血沿著地面的地勢,正在不斷的流淌,漸漸將地面灘涂成各種各樣的顏色。地面上的尸體,有些穿著黑衫,有些則是青衣青帽。

廝殺還在繼續,看的出來特別的慘烈。

冷傲山莊的大殿門口,手握著一柄大刀的冷無情,怒瞪著雙眼,眼睛似乎都快要從眼眶里面跳躍出來一般。他看著面前黑壓壓的一片黑衣人,神情憤怒而可怕。

在他的腳底下,有十幾具尸體,盡數都是黑衫。

這冷傲山莊莊主冷無情擊殺了這十幾具尸體,不過自己卻也是受了很厲害的傷。他的身軀之上,橫七豎八的都是傷口,其中有幾道正在不停的流著血。

和這些傷口比較起來,真正讓冷無情感覺到有些絕望的還是坐在屋脊上的一名蒙著面紗的黑衫人。黑衫人盤踞在大殿對面的屋脊上,一直都冷眼旁觀,便是看到冷無情揮舞著大刀,斬殺了這么多人,他依舊是無動于衷。

這蒙面黑衫人沒有出手,但卻讓冷無情感覺到絕望。冷傲山莊在江湖里面赫赫威名,全部都依仗著莊主冷無情的蓋世神功。他這樣的人物,一直到了某種境界,看一眼便能夠知道對方的深淺。

在冷無情看來,那從來沒有出手的黑衫人,深不可測的。

“冷無情啊,你就不要在掙扎了,你只要將白少山的女兒白靈芝和你們家的武學秘籍交出來,我可以不殺你!”

沒有動作的蒙面黑衫人,終于是淡淡開口道。

“原來是你!!”

聽到那蒙面黑衫人的聲音,冷無情的眼瞳微微收縮,聽那聲音,他便知道了這蒙面黑衫人到底是誰了。其實從一開始,冷無情便隱約猜到了這黑衫人是誰。

“嘿嘿,正是我!!”

蒙面黑衫人站起身來,深處有些黝黑的手將臉上的面紗給揭開。面紗之后,是一副很英氣的臉。只不過在那張臉上的一雙眸子,卻好像是雄鷹一般銳利。

這人,叫做蔡文庭。

如果說冷傲山莊的莊主冷無情很有名氣的話,那么這個喚作是蔡文庭的人,在江湖里面的名氣比冷無情更大,因為蔡文庭便是現在武林的盟主。

“蔡文庭,你現在都是武林盟主了,你的野心還這么大。”

冷無情冷哼一聲道,他眸子里面的光亮,變得越來越旺盛。

“斬草要除根,春風吹又生啊,這句話作為江湖里面赫赫有名的冷大俠,你肯定不是不知道了。我殺了武林盟主白少山,那么他的女兒白靈芝,我肯定是要殺死的。”

蔡文庭陰測測道。

冷無情和蔡文庭之間的恩恩怨怨,要從十幾年前開始說起來。十幾年前,武林的盟主便是江南英雄山白家的家主白少山。白少山不單單是武功高強,而且為人正義慷慨,在江湖里面很有人緣和名望。他和冷傲山莊的莊主冷無情兩個人不打不相識,從那以后便成為莫逆之交,兩個人一南一北統治著這座江湖,倒是也很平靜。

不過,十三年前的一次武林大會上,英雄山白家家主,武林盟主白少山在武林大會開始前的一天晚上,被人發現慘死在了英雄山的庭院里面。

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武林,很多人都在搜尋真相,卻一直也沒有能夠找到白少山的死亡的原因。

當時的冷無情,本來也是要參加武林大會的,不過因為要去誅殺漢中的一位江洋大盜,冷無情追蹤了幾千里路,這才將那江洋大盜給擊殺,等回來的時候,白少山已經死掉,而武林盟主換成了蔡文庭。

白少山的死,冷無情一直都覺得這里面有什么陰謀,他查訪了無數天,終于知道殺死白少山的人便是現在的武林盟主蔡文庭。冷無情很想親手殺了蔡文庭,不過那時候蔡文庭成為了武林的盟主,在江湖當中一直都有著很高的地位,而且冷無情沒有有效的證據證明白少山便是蔡文庭殺的,又不能夠私自出手報仇。

沒有辦法,冷無情只好回到了冷傲山莊,開始閉門清修。

沒有料到,這十幾年過去以后,武林盟主蔡文庭繼續跑出來尋找麻煩,這次更是氣勢洶洶的帶著人殺到了他們冷傲山莊里面來,對于這一切,冷無情很后悔,后悔當初沒有鏟除蔡文庭。

“你現在肯定很后悔啊,當初你知道是我殺了白少山的時候,你就應該為你的結拜兄弟白少山報仇雪恨。我承認那個時候的我,還不是你冷傲一刀冷無情的對手。”

蔡文庭胸有成竹道,“不過現在,我修煉了黑魔法,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乖乖的將白少山的女兒和武學秘籍交給我的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冷傲山莊。”

“哈哈哈哈!”

聽到蔡文庭的話,冷無情昂天大笑,他笑的很放肆,臉上的嘲弄情緒一覽無余。“在我的眼睛里面,你從來都不是我的對手,哪怕你的武功在厲害。”

“為了制霸武林,你修煉了黑魔法,其實你人生的結局,我已經看的清清楚楚。”

“你死的,會比我更難看!”

冷無情攥緊了手里面的大刀,傲然道,“自從白少山被你害死了以后,我的冷傲一刀,還從來沒有用過,既然你修煉了黑魔法,的確有資格讓我用出來冷傲一刀!”

這冷無情的冷傲一刀和白少山的英雄七傷拳,便是江湖里面最赫赫有名的兩樣絕學,冷傲一刀和英雄七傷拳,可謂是一時瑜亮,自從白少山去世了以后,這英雄七傷拳便在江湖當中失傳,沒有了對手的冷傲一刀,也是絕跡江湖,再也難以尋覓到蹤跡。

而現在,冷傲一刀,重要要再度出現在這個世間。

人人都很激動,人人都在翹首以待,便是大殿前面的那些黑衫人,都下意識的遠遠退后幾步。

“既然你這么想死,那就不要怨我了。”

屋脊上,蔡文庭身軀一動,飄然而來,他的身軀之后拖拽著一條長長的黑色條帶,原本很英氣的臉上,覆蓋上來一層黑色的氣息,看起來有些猙獰。

這便是黑魔法的一個效果。

黑魔法在江湖當中,臭名昭著,一般只有一些邪派的人才會去修煉這黑魔法。當初白少山登武林盟主的時候,明確規定了江湖中人不能夠修煉黑魔法。

不過現在,身為武林盟主的蔡文庭都修煉了黑魔法,而且是黑魔法里面最強大的一種,叫做弒天。

冷無情的手,微微抬起來,他的頭發在風中飛揚,他手上的大刀,亦在風中輕舞飛揚。

小說《傲視傳奇》 第1章 冷傲一刀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