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恐怖 >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最新章節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張起靈古辛全文閱讀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張家四叔

主角:張起靈古辛
主角是張起靈古辛的小說是《盜墓筆記之河木集》,它的作者是張家四叔寫的一恐怖類小說,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老九門的家族古辛,守護著長白山中的青銅巨門,巨門之后乃是終極,這終極又是何物?然河木集的再現,張起靈....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11 13:25:23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三十年說短不短,說長不長,這花花世界,須彌人生,放佛彈指一揮間,能活到現在,放佛一切都是一場游戲一場夢。

三十前的某天上午,聽長輩將起我的出生,雖然不是驚天動地,但對于我家來說,卻像是經歷了一場風波。當天正是陰天,虛空之中飄落著星點的小雪花,再有二十多天就是春節了,而我就生在遮天。

生下我雙眸緊閉,不會哭泣。接生我的劉阿婆,剪短臍帶之后,使勁了渾身解數,卻無濟于事,所有人都看我活不成了。眼看我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要和我還沒有來得及看一眼的朗朗乾坤,揮手再見。

“轟隆!”忽然,大冬天的一個悶雷響起,我被一驚之下,才哇哇大哭起來,一家人轉憂為安。稍時,帶著面淚水,便開始大口吃起了母乳,劉阿婆說:“沒事嘮!沒事嘮!恭喜老張,恭喜小張!”

爺爺是一個比較怪的老頭,名字叫張起靈,看著張家唯一一個孫子,卻比較淡定,淡定令人匪夷所思的木然,一個字便是悶,聽說有人叫他悶油瓶、啞巴張,也有人叫他小哥。

奇怪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發生的時間,是在全家喝我滿月酒的時候,當時是在爺爺家。

吃完母乳,我便出奇地安睡了,前來恭賀的家里長輩,難得我安靜一會兒,悄悄把小禮物堆在我的不遠處,另一屋子里邊井然有序開始吃酒。

爺爺家有個老鐘,據說現在還是他父親留個他的,這種老鐘每到整點和半都要敲響,幾整點敲幾下,半敲了一下。

“鐺鐺襠……”正是中午十二點,鐘聲一響,我便開嚎啕大哭,一家人樂呵呵的,以為這小子連口安生飯都不讓吃,母親過去抱我。但是,無論她怎么哄我,我一直在哭,哭了整整一個小時,我才停住哭聲,再次悄然入睡了。

為什么說整整一個小時,因為從我滿月后,一連幾天,每到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只要老鐘一響,我便開始大哭,開始以為我是被這連續不斷的聲音嚇到了,母親便故意沒有爺爺家兩天,但是情況不變,而且家里都注意到這奇怪的現象,每天中午十二點哭,哭整整一個小時,才好轉。

母親想到縣城醫院看看,奶奶的思想比較傳統,也說這不是真病,是假病,也就是說,這是邪病。

當時,村子里邊還比較封建,就是我現在回去,還有許多說法,不得踩遺飯,不能對著墳撒尿等等,所以請來了村里有名的先生他姓吳,叫吳繼祖,我們都叫他吳先生。

吳先生在村里算不上什么大戶,但是卻有一門祖傳的手藝活,那就是降妖除魔看風水,至于真假只有當事人知道。

而吳先生的父親據說是湖南長沙人,在當地非常有名,名字叫吳邪,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搬到了我們這個小村落。

不知何故,吳先生的父親,在六十大壽的時候,便回了長沙,而剛剛二十出頭他,接下了他父親這門“手藝”,掙兩個吃飯錢,但是他好像有花不完的錢,經常和一群狐朋狗友胡吃海喝,讓旁人暗嘆吳家家門不幸。

但是吳先生還真的有那么幾下,他到了我家什么話都不說,先是連著抽了三根煙,三道煙灰灑落在他面前的小紅木桌上,等到他點了第四只的時候,他猛地將手中的煙,朝著桌子上一砸,如此猛烈,但那支香煙卻站了起來,煙霧緩緩地朝上方走去。

過了片刻一道黃影大白天從家里閃過,吳先生陡然心有成竹點頭,而嬰兒肥的我在笑,摸了摸我的頭,說:“給你一條生路,離開這孩子!”

“哇哇……”我又開始大哭,家里人忙問這是怎么回事。

吳先生搖著頭說:“孽畜,最后給你一次機會!”他然后對家里人說:“是這黃皮子在作怪,但孩子年齡還小,不易此孽畜因他而死,準備東西,晚上去送吧!”他寫了一張紙單,交給了父親。

在農村大多信奉“胡黃二仙”。

“胡”就是指的狐貍,“黃”就是指的黃鼠狼。農村經常會出現一種靈異的現象,經常有人會被黃皮子附身,這種現象始終沒有得到科學的解釋。

依照紙單上的明細,父親到小賣部買了白紙和焚香,吳先生詢問過我的出生具體時間,在那白紙上寫寫畫畫,最后用剪刀將大白紙絞成一排手拉手童男,和手拉手的童女,這剪紙的技術,讓人嘆為觀止。

送“黃仙”的任務,自然是交給了父親,吳先生坐在我家喝酒,父親則獨自一個人,依照吳先生不能和任何人交談的指示,拿著祭品和那些紙物,大晚上便出了門。

誰知道還沒有過兩分鐘,父親著急忙慌地跑了回來,頭上冒著冷汗。母親問道:“怎么了?送了嗎?”

父親喝了一杯酒,大罵道:“他奶奶的熊蛋的,外面黑陰陰一片,還有大火球,我走哪里,那些畜生跟哪里,嚇死老子了!”

母親嘮叨了父親膽小之類,父親一句不怕你去,母親白了一他一眼,問今晚吳先生能不能再去送一次。

吳先生瞇著眼睛,搖了搖頭,說道:“時辰過了,明天再去!”

翌日晚上,父親還是咬著牙去了,這次他目不斜視,一路上直接朝著前方走,這次居然能聽到“簌簌”的聲音,但是他還是走到了村頭,上了香燒了紙人,然后邁開大步,飛奔回了家。

有些東西還真的說不好,這次過后,我居然真的奇跡般的不再哭了,家里又把吳先生請到了家里,好酒好菜招待著,臨走還給了他錢。

而他從兜里掏出了一塊圓潤的琥珀,里邊是一滴晶瑩的血紅液體,用一根紅繩拴著,掛在了我的脖子上,后來我從事的行業才才知道,有種叫“水膽”,和這極為相似,而這東西被稱之為“血膽”,值不少錢。

后來,我才知道,這里邊的血,竟是我爺爺張起靈的,只不過這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

小說《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第一章 須彌人生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