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恐怖 > 我的猛鬼大老公
《我的猛鬼大老公》最新章節 我的猛鬼大老公蘇小凌燕宇全文閱讀

我的猛鬼大老公 發宵

主角:蘇小凌燕宇
主角是蘇小凌燕宇的小說是《我的猛鬼大老公》,它的作者是發宵寫的一恐怖類小說,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憑空掉下來一個鬼夫,好吃懶做,花天酒地,哪次不是美女左擁右抱在懷,這些,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便是他....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6:59:2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從外婆家出來的時候,我早已經泣不成聲了。

大雨滂沱,我想不明白世間這等荒唐無邊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步履蹣跚,跟在我后面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年事已高,腳坑深深淺淺,緊緊跟隨在我身后老淚縱橫的外婆。

外婆一身紅衣,跟霧蒙蒙的灰暗色天色格格不入,甚至是有些瘆人。

滂沱大雨淋濕了發梢,突然腳步一頓,顧然回頭,只是瞳孔一怔,眸光很快便清冷了下來。

“別跟了,我是死也不會答應陰婚的。”

語氣淡淡,臉上除了絕望之后的平靜外,就只剩厭惡了。

外婆沒有再堅持下去,嘆氣的聲音正巧讓站在幾步遠外的我聽得真切。

我的心突然一慌,今晚的陰婚在外婆的臉上從沒有第一次看到的是妥協,是了,這種祖承的老規矩,哪里還曾給人留有辯駁的余地?

外婆轉身離開,我驀然垂下眸子,對命運的無奈,對未來曾美好規劃過的生活的奢望,在此刻都已然變得虛無縹緲,變得不切實際。

不過,我并沒有就此妥協,心中雖然動搖,她是不想再繼續為難外婆的,畢竟她老人家年紀也大了。

可是,我唯一不甘心的只有自己那被人無情主宰的命運,她不甘心就此向命運低頭。

手上的手機突然想起,方才還霧蒙蒙的天色,不知何時已經生了一層黑霧,我那嫩白的精致小臉蛋也被掩埋在其中。

看到顯示來電,我的臉上閃過一絲無限的喜悅,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接通電話,“季南,你終于肯接我的電話了,能不能來救救我,我現在……”

“我。”

季南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適時打斷了我的話,帶著果斷,也帶著些許的猶豫。

我心頭一愣,仿佛意識到了某種不好的預感,垂下眼眸,語氣沒了方才的半點兒激動喜悅。

“這么晚了打電話給我,是為了她吧?”

我問出口,電話那頭卻突然陷入了一陣兒長久的沉默之中,季南方才開口,心虛問道:“你,都知道了?”

繼而匆忙解釋道:“我是真的愛她,我你也知道我們之間有太多的阻礙,很多時候我們并不能彼此去照顧彼此。”

說不心痛是假的,我一切都是知道的,從那天那個女人一身鵝黃色連衣裙,如沐春風般走到季南面前的時候,我就已經從他們對視的眼神中讀到了有一種她從未見到過的情愫。

我突然間沒了話,也可能是誰活不出話來,季南背著她去跟那個女人約會了不止一次,從始至終,被劈腿的只有我。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開始欺騙自己,像季南欺騙她的感情一樣,她也一位只有大度,季南酒會明白她愛他的良苦用心。

只是現在看來,她不過是親手給自己挖了個坑,愛愛情之火焚燒之前,她就已經被活埋在了深坑之中殆盡。

親手將愛的人送到了別人的身邊,所以他們炙熱愛情的火苗,是我親手點燃的,如今的局面,她又可以去埋怨誰呢?

季南始終在電話里說這話,而此時我的思緒早已經飛遠,本一顆向未來敞開的心,忽然的,在季南說他愛上別人的那一瞬間被死死鎖住了。

我越來越感到窒息,蹲下身子,將手機從耳邊拿開,季南沒有掛電話,我也聽不到季南在說什么。

就像有一個深埋在心底的人,突然被人撬走,那彌留下來的血疤,只是稍稍經風一吹,就覺得生疼生疼。

我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抬頭那一刻,卻看到了站在近處的外婆,外婆眼中滿是心疼,剛才的那通電話想必她老人家是聽到了。

我從未感受過外婆溫暖的懷抱,哪怕是小時候十分疼愛她的外婆,也從不曾真的抱過她,我曾傷心地問過,外婆卻找理由說怕我被鬼纏上。

如今想來,我在釋懷的同時,卻是將頭深埋在外婆懷中,狠狠地哭出了聲兒。

外婆輕輕拍打著我的肩膀,到了嘴邊的話卻又被咽了回去,我心里明白。

繼而抬頭,“外婆,我能知道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嗎?”

外婆臉上深深的溝壑一顫,疑惑的目光突然變得清澈了起來,慈祥說道:“小凌別怕,他是外婆從小養到大的,跟你也算是青梅竹馬了,他也算是你的童養夫了。”

“難道我們早就定親了?”

被我這么一問,外婆的臉色漸漸凝固了起來,推開我,目光鄭重說道:“親事兒是外婆定下的,不會害小凌的,小凌聽話。”

我本抗拒著,但卻始終抗拒不了內心的痛苦,相愛了多年的人,最終都可以愛上別人,那么她我又為何不能嫁給一個死人呢?

我點點頭,眸子混沌,回家的路上她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外婆親手為她穿上艷紅色喜服的時候,她才真的有了點兒實感。

父母均沒有到場,我倒也是理解他們,親生女兒淪落到此地步,想必他們二人此刻比她還要痛心吧?

我這般想著,人已經被一群黑衣黑鞋,腰間系掛著白綢帶的男人抬進了喪房內。

外婆紅衣加身,但在我面前卻顯得并不那么起眼,我最終被關在喪房內,合上門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蕩到了谷底,也冷到了深淵之下。

喪房內的布置十分詭異,一切擺設都完全與常人家庭相反,床下的兩雙男女式的鞋頭朝內,鏡子上抹了一層厚厚的黑狗血,房內唯獨兩只紅蠟燭拼了命地想要照亮角落里的陰暗。

我內心恐懼著,身體僵硬地端坐在椅子上,入了夜,房間內安靜地可怕,我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兒,以及胸腔內一顆跳動不安的心跳聲兒。

不敢睡下的我,始終等著一雙眼睛不斷地在房間里望著,生平第一次在陰婚中扮演了新娘的角色。

我不知道她是在氣季南,還是在賭氣地葬送掉自己的人生,此時,她只是有些后悔,不該在季南說分手之時就莽撞沖動。

是下半夜,我心中猜測著,眼睜睜看著外面的天色由漆黑慢慢向泛白轉變,心下的緊張感被慢慢放松,外婆說天亮了就萬事大吉,她就可以回歸正常的生活了。

想到這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兒,不由地感覺心都松懈了下來,大四畢業在即,就差回去拍個畢業照以及跟朋友們吃個散伙飯了。

以后的日子……

‘吱呀’

出了門,喪房里的所有窗戶都被人從外面用水泥糊死,唯一能發出聲音的地方,就只有面前的大門了。

發現這一切之后,我立馬將目光以及注意力全部投放到了面前的大門上,門外似乎有黑影在閃動著,被松懈下來的心,此刻立馬懸了起來。

“誰在外面!”

我的語氣焦急中帶著絲恐懼,話音剛落,門外的窸窣聲兒戛然而止,不由得驚起了我一身的雞皮疙瘩。

“吱呀——”

聲音清脆且悠長,我眼睜睜看著面前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順著被推開的門縫,一陣兒涼意吹到身上,帶著冰冷,帶著神秘。

我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匆忙抬頭,卻并未在門外發現任何人,聲音從顫抖喊道:“外婆?”

陷入寂靜的房間,讓我坐立難安,剛想起身,卻被一股巨大的推力推到了椅子上,“什么人?再不出來我就不客氣了!”

身上的力道漸漸減小,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之后,忽然間想到外婆說過她嫁的對方是她青梅祖瑪的童養夫,不由得壯起了膽子來。

“童養夫,在現在的意思就是倒插門,敢對我無禮?”

話罷,一只無形的大手突然間扯住了我的手腕,力道越來越大,我見自己的話起了作用,便趁熱打鐵,“倒插門的脾氣倒還是不小,死的都只剩了個魂兒了脾氣還這么大,小心不會有人愛你的!”

手腕上的力道越來越大,我開始有些后悔,心中苦叫鬼夫是個軟硬不吃的鬼家伙,想不到他的脾氣還不小。

門外的光線漸漸滲進了屋子,我心中一喜,像是看到了曙光一般,用盡了全身力氣想要往門邊挪去。

奈何加注在手腕上力道不但不減,反倒是更加重了幾分,光線悄悄投射到房間內,忽然出現在眼前的一個虛幻的人影讓我的心一顫。

人影修長高大,一張臉雖然看不太真切,但卻能夠看到精致好看五官的輪廓,氣質彬彬,只是遺憾是個鬼魂,若有肉身相替,想必定能迷倒萬千少女。

我想著想著,手上的力道突然一減,光線彌漫房間之際,只覺耳邊突然一癢,清晰聽到了一道好聽的男聲兒,“這個仇,我記下了!”

小說《我的猛鬼大老公》 第一章 童養夫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江西十一选五电脑版走势